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老鸟 上

第二百四十六章 老鸟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室外的高温让王鸽想起了他的学生时期,在湘沙市所度过的无数暑假。那时候的他经常会在晚上被热的睡不着觉,但是又不舍得开空调,生怕父母在看到电费账单的时候又要皱一下眉头。
  
      然而大部分暑假,都是他和兰欣一起度过的。那些欢乐无忧的日子已经被时光逐渐的磨灭而消亡,留给王鸽的只剩下了对于兰欣的美好回忆。
  
      但是现在这份回忆,也正遭受着巨大的冲击,王鸽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大学期间整整四年,他与兰欣之间事实上是聚少离多的。
  
      学生时代的王鸽总觉的自己长不大,总觉的自己没有成年人所拥有的特权,总觉得时间过异常漫长。
  
      那个时候的他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古人要天天说,时间多么多么宝贵,多么多么的不够用。对于他来说,漫长而无聊的学生时代还不如赶紧结束了好。
  
      一旦进入社会,他便可以享受成年人那种无拘无束的特权。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符合道德理念,想做什么都行!
  
      可是这才刚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王鸽就深切的感觉到这时间过的到底有多快。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个夏天结束,一个冬天结束,一个春天也结束了。
  
      兰欣出事的那一天,接受虚紫赌约的那个夜晚,前来面试加入车队的那个上午,就像是在几周前发生的事情一样,记忆犹新。
  
      但是,王鸽这接近一年来中间时间所发生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了。他已经无法记起自己救过的人的相貌和声音,也无法回忆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
  
      一切的一切发生的是那么快,那么短暂,但又是那么的不真实。
  
      如果不是镇魂牌上的数字还在提醒着他的话,他连自己救了多少个人都已经数不清了。
  
      在这个年纪,王鸽本来应该拥有很多困惑。对现实的无奈,对未来的迷茫,还有来自于现在生活的压力。
  
      就像他长时间用来消磨时间的a岛匿名版上的用户一样,他们都有着这样的问题。
  
      这鬼工作干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买车买房子的钱到底应该从哪来?自己为什么还是找不到女朋友?什么时候才能结婚生子?
  
      其实王鸽本来是应该考虑这些事情的。
  
      但是在未来的两年之中,一件事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大脑,让他无暇顾及生活之中的那些琐事,也来不及怨天尤人。
  
      这件事就是,如何才能让自己和兰欣好好的活下去。
  
      夜晚的蝉在窗外的树上疯狂的鸣叫,六月底,湘沙市的夏天才刚刚开始,而炎热也只是刚起步而已。
  
      王鸽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湘沙市的夏天要热成什么样子,他心知肚明,不过唯一的感觉就是,这夏天是越来越热了。
  
      但是最热的时候实在八月到九月,六月底七月初没达到那种程度,也足以让人很不舒服了。
  
      王鸽克服着困意,掏出了自己的镇魂牌在手中摩挲着,上面的数字已经达到了“柒佰捌拾叁”。正面那复杂而难以理解的纹路没有丝毫改变,这么长时间没有清洗却没有一丁点儿灰尘。随着时间流逝所改变的,背面那些大写的中文数字。
  
      每当王鸽成功的救下一个人,这数字就会增加一个,而每当王鸽使用过一次特殊能力,数字便会减少一个。
  
      这些数字在镇魂牌的背面,就那样悄无声息的变化着,并不会引起镇魂牌本身重量的变化。
  
      当然,每当数字变化,或者王鸽身边的情况出现异样的时候,镇魂牌都会产生剧烈的温度变化,提醒着王鸽。
  
      可能是虚紫上次已经对镇魂牌做了什么手脚,到了夏季的时候,镇魂牌的提醒也变成了阵阵冰凉,让王鸽觉得十分舒服。
  
      再过两个月,王鸽的这份工作就满一年了。十个月所拿到的数字仍旧没有达到每天二点七个的平均数值,永远都是差几个。
  
      王鸽的脑子里有了些不好的感觉,怕不是等到三年后的那一天,倒计时要结束的时候,镇魂牌上的数字总是要少那么几个,完成不了赌约吧?
  
      要是到了那时候,数字差的多,王鸽也就认了,要是就差那么几个,他可真的是怨的要命了。
  
      明明再努力一点儿,这几个数字就能补得上去。
  
      因此王鸽在这短时间里从来不敢懈怠,只要有出车任务,永远都是第一个往外冲。只要有危重病患,永远都是把车开到最快速。
  
      说来也是奇怪,自从过年的那天虚紫过来看过他一眼之后,这个女死神居然连续几个月没有过来找过他了!
  
      当时的会面时间比较短,但是除了心中有一些问题还没有搞清楚之外,王鸽不与虚紫接触倒是会让他更加轻松一些,最起码心里压力没有那么大,而且死神这个东西平日里见的已经更多了。
  
      因此他虽然有些疑问,但也不会主动去找虚紫。
  
      几个月的时间过的飞快而安稳,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儿,出车过程中见过的奇葩的事情也已经够多了。
  
      按照工龄来算,王鸽还算是个新人,但是毕竟时间也快到一年了,再怎么算也应该是个老鸟,对于某些东西已经轻车熟路,再也不是刚入职时候的那个愣头青了。他自己成长了多少,甚至连他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楚。
  
      今天的这个夜班是孙成德在前天临时安排的。车队里面有人的父亲病重,独生子只能请假,无奈之下只能提前调整一个人来补充夜班的人员数量,毕竟夜晚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比白天还要大一些,调一个靠谱一点儿的救护车司机还是很有必要的。
  
      王鸽自然成为了孙成德的首选。考虑到夜班之中一直没有人领导整个车队,铁大致也主动请缨,跟一个夜班的同事换了班,跟王鸽一起上夜班。
  
      夜班之中的这些同事王鸽都不怎么熟悉,只是叫得上名字,只是之前跟夜班之中的杜伟平和何盛打过交道,不过铁大致的加入倒是让王鸽安心了很多。
  
      今天的夜班才刚刚开始,王鸽就已经有点犯困了。从白班换到夜班的时候,王鸽并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而是在今天下午四点钟的白班结束后,匆匆的回家吃了个饭,然后补了一觉,晚上十二点,接着来这里上夜班。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铁大致的身上,两个人哈欠连天,完全不在工作状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