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缘,妙不可言

第二百三十九章 缘,妙不可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奇怪的是,湘沙市是没有正儿八经的一环的,高架桥是从二环开始的。
  
      东二环这条环线完全由高架桥组成,南北方向比较长,一部分区域距离市中心比较近,而出事地点的四方坪高架出入口距离就比较远了。
  
      平时人们还是比较喜欢走高架的,毕竟都是快车道,行进速度快,而且没有红绿灯,但是到了高峰期,该堵车还是会堵。
  
      想上的上不去,想下的下不来,万一路中间出点事故,那就更是无比麻烦了。
  
      四方坪附近位于湘沙市的东北部,比较偏僻,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老城区了,一个是拆不起,另外一个是没有太大的价值,虽然距离市中心的距离还算可以,但终究没有开发起来。
  
      然而,那边却并不是雅湘附二医院急诊出车的覆盖范围,王鸽虽然知道路线,但也是很少往那边跑的,只是有一次执行转院任务的时候,去了一次那边的骨科专科医院。
  
      谢光工作的时间长,那边没少跑,但也只是偶尔。
  
      不属于覆盖范围,还要出车,而且是两辆车出动,那现场肯定不是什么小事,搞不好又是几个医院一起的联合行动,受伤人数较多,明显是救护车不够用了。
  
      两个人分别上了救护车,然后把车辆开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王鸽对讲机的耳机里又响起了声音,但是这次声音并非来自于护士站,而是来自于后面救护车上的谢光。
  
      “小王,咱们走哪条路?”谢光是老员工,汇报当然由他进行,但是王鸽的车肯定是在他车的前面,他是要跟着王鸽走的。
  
      提前规划好路线,在路上能省不少时间。
  
      王鸽看了一眼导航,导航的路线是上二环线高架桥,然后直接开到四方坪的高架转盘附近。然而这个时间点,二环上肯定堵车堵的要死,万一路上碰到了事故,车主半天不肯挪车,进退两难,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要是不走二环线,在城市之中还有更多道路的选择,一条路堵了还能走另一条。
  
      “这个点儿,哪里都堵车,走下道,选择多一点吧。”王鸽捏着麦克风回答道。
  
      “我也是这个意见。”谢光回复了一句。
  
      正在这时,吴刚和白楠拉开了王鸽救护车的后车厢门,拎着急救箱上了车。
  
      “听说现场情况比较惨,估计人员受伤很严重吧。”吴刚对王鸽说道。
  
      “不太清楚,多惨咱们也就只能带一个人回来,回来的时候是去雅湘附三?”王鸽看了一眼地图,那个地方属于兄弟单位的急诊覆盖范围,按照就近原则,车辆在接到病人之后要去最近的医院,那自然就是雅湘附三了。
  
      “到时候听安排吧,如果病人比较多,雅湘附三的承受能力不足,危重病人在那边没有急诊室可以用,耽误病情浪费时间,没准还是要先回咱们医院呢。”白楠对于这种事似乎是司空见惯,轻车熟路了。
  
      王鸽点头答应,放下手刹起步。
  
      虽然是下班高峰期,但由于学生放假,接孩子放学的车辆少了,天气冷,道路上人也不是特别多。
  
      主干道的两旁都挂上了灯笼,张灯结彩的模样还真有那么点过年的气氛,当然,堵车是并不可少的,但情况并不是太过于严重。
  
      王鸽的救护车仍旧闪烁着警灯,鸣响着警笛,在变道超车闯红灯的时候喇叭像不要电一样的死按,这才在车流之中开辟了一条道路。
  
      而身后谢光的那辆救护车一点儿都没掉队,速度也很快,这谢光还是有料的,死死的跟在王鸽身后,只有大概五六米的距离。
  
      车辆开了十二分钟,终于抵达了四方坪高架桥的下面。
  
      “谢哥,看来咱们的决定是对的。”王鸽望着高架桥上面的场景,按住了麦克风说道。
  
      高架桥一共有八个出入口,接通了地面上的道路,东西南北分别有两个,一个上桥一个下桥,而这八个出入口都被堵的水泄不通,想上的上不去,想下的下不来,因为交通事故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二环线那么宽的道路,单向车道足足有四条,却一点儿都走不动。
  
      就连前来处理事故的警车和其他医院的救护车,还有营救被困人员的消防车,都只能停在桥下面,压根上不去。
  
      王鸽无奈,只能在桥下靠边停车,跟吴刚一起把推车去了下来,一路小跑来到了桥上。
  
      上了桥这才发现,事故现场的确十分惨烈。南北方向的二环线车道上,身后的南边至少有八辆私家车连续追尾,可能是由于车距太近,车速又太快,来不及刹车造成的。
  
      这些追尾事故都不是很严重,看起来好像没有人员受伤的样子,几位车主都远远的离开了事故现场,正在打电话。
  
      而事故真正严重的地方是前方。
  
      一辆轿车横在马路中央,三厢变两厢,后备箱直接被身后的小货车怼进了后座部位,而发动机盖前方也是面目全非,还在呼呼的冒着热气,这是水箱给撞漏了。
  
      后面的那辆小货车也好不到哪里去,前挡风玻璃完全破碎,脸部凹进去一大块,保险杠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王鸽甚至怀疑是在猛烈的撞击之中完全破碎了,因为地面上散落着大块的碎片。
  
      小轿车的侧面,还有一辆越野车横在对面的车道上,已经侧翻,头部怼在高架桥的护栏上。地上残留着划痕,这辆车还将另一辆黑色轿车的驾驶座车门给怼了进去,变形严重,肯定是打不开了。
  
      金属护栏已经严重变形,似乎车头都探出桥面了。要不是这护栏结实,或者这车在护栏旁边侧翻,那么早就已经掉到桥下面去了!
  
      王鸽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这小货车的车速太快,而且可能存在超载的情况,没有注意到前方车辆减速或者停车,直接追尾。
  
      而在撞击之后,前方轿车没有反应过来,被这货车撞飞了出去,撞破护栏来到了对面车道。
  
      而越野车地盘太高,对面车道突然冲出来一辆车,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打方向盘都没有地方躲,侧面撞击之后直接翻车侧滑了出去,车头撞倒了旁边车道那辆黑色轿车的驾驶座车门,然而巨大的力量并没有让越野车停止下来,反而是继续撞上了高架桥的护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