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危险物品 上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危险物品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坐在办公桌前,终于把手中的这本临床急救医学书翻到了最后一页。x23us.com更新最快
  
      他深深的出了一口气,耐着性子花了二十分钟时间,把最后的内容给看完,然后重重的合上了这本书。
  
      “看完了?”坐在他身旁的孙成德看到了王鸽的动作,笑眯眯的凑了过啦。
  
      王鸽点了点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双手支在了桌子上,不想再去看那本书一眼。
  
      “我的天,那群大夫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把这些东西学进脑子里!”他不得不拧开自己大水杯的盖子,然后喝了点从铁大致那边偷来的红茶,让自己淡定一些。
  
      看完这本书很有成就感,但是王鸽除了成就感之外还有一个字累。
  
      在一般人的理解之中,劝人学医等同于挖人祖坟。想要成为一名医生,起码要搞一个本硕连读,也就是上完本科不能急着毕业,还要再去读研究生。
  
      研究生算得上是医生门槛之中最低的学历了,若是一个学医的人手里只有一个本科文凭,九成的医院是不会接收的,更别说雅湘附二医院这类的全国三甲医院。
  
      这类人一般都会成为一名医药代表,或者是医疗器材销售,当然,大多数人会直接跳出医疗圈,去别的行业寻求发展,等同于这大学四年白学了。
  
      这样设置其实并非没有道理。
  
      从中医的角度来讲,年纪越大的老大夫,医术也就越是高超。活了那么大年纪,当了那么多年医生,别说专业知识,就算是经验也能吊打一水的年轻大夫。
  
      当然,从病人的角度来讲,连一个实习护士给自己扎针,一个实习大夫给自己看病,都有点不太放心,更别说一来医院就看到一群二十岁刚出头、刚刚从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了。
  
      要是在医院的墙壁上挂着大夫的照片,下面再写上职称,学历,那么最起码病人会安心很多。
  
      当然,学医除了时间长之外,还需要医疗从业人员学习大量的医学知识,对于个人来讲还要有临危不乱的快速应变能力。
  
      像王鸽花了几个月才草草看完的一本临床医学,足足接近十厘米的厚度,刘崖在整个学习的生涯之中,估计要学上那么十几本,还不算小的。
  
      而且书上的内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需要烂熟于心的,一提起某个词或者症状,脑袋里马上就能联想起一堆东西。
  
      书上的病理、药理、毒理、临床表现、应对措施、药品剂量,除了复杂的化学式和反应之外,都是大段的文字,涉及到物理、化学、生物、数学等各个学科,再加上需要背诵记忆的属性,需要积累经验的属性,很多人都说医学其实是理科和文科的综合体。
  
      再加上临床医学相关书籍之中,还有一些病变器官的图片,而且大多数都是实拍图,普通人在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对于感官的刺激性还是很大的,医疗工作者在学习的过程中还要参与遗体解剖的课程,以后在工作过程中无论看到什么样的病症、场景和病人惨状,都不会有害怕的心理,相当于在无形之中也锻炼了他们强大的神经。
  
      就拿开放性骨折来说,普通人看到折断的骨头刺破皮肤和肌肉,森森白骨伴随着血肉模糊,只会把头转过去,不忍心看这样的惨状,还会觉得恶心,但是大夫简直就是视若无物,脑袋里面只会想着该怎么处理才好。
  
      没办法,人命关天,在这种事情上丝毫不能马虎,严格要求也是人之常情。
  
      王鸽花了几个月,还只是把这本书给看了个大概,而大夫们几乎是要把整本书都记下来,数量是王鸽的十几倍,简直是太不不容易了。
  
      医生工资低,工作危险,环境差,付出和收入永远都不对等,但是永远有人前赴后继的加入这个行业,选择这个职业。其实没别的,只是心中的一个憧憬和梦想而已。
  
      但是真正的进入了这个行业之后,面对整体环境的惨烈,梦想虽然已经变成了现实,却早已经不是支撑着他们继续工作下去的东西,这种东西变成了执念。
  
      “还有好几本书呢,慢慢看,咱们存货不少。”孙成德呵呵笑了两声,自己看自己的书去了。
  
      王鸽赶紧摇了摇头,他对于自己的要求并不高,毕竟本职工作是开车,只粗略的了解一下急救相关的知识就好了,具体什么事儿,现场还是有大夫的。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今天王鸽和同组人员一起被调整到了中班,时间是下午四点到凌晨十二点。
  
      “距离过年还有一个礼拜,怎么越到了过年的时候,事儿越少呢。”徐林的精神状态似乎很不错,换班的时候整整有二十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睡眠充足,甚至连手机都不想玩了,这里摸一下那里摸一下,现在正翻着月份牌数日子呢。
  
      正如徐林所说的那样,下午四点钟刚上班,居然一个出车任务都没有,这简直是太少见了。
  
      王鸽在这段日子里,镇魂牌的数字也逐步稳定提升,虽然还没有达到平均每天三个人的数字,但是也差不多了,已经变成“肆佰捌拾玖”了,距离标准只差几个数字而已。这让他更坚定了信心,只要努努力,那两年多以后的赌约想要赢,似乎不是什么问题。
  
      沈慧那边儿也有了消息,陶米一有时间就往自己刚买的那栋房子里面跑,盯着显示器,回放录像,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在显示器上发现了沈慧的踪影。跟之前他和王鸽猜的不错,沈慧的确就在那家私营妇幼保健站工作。
  
      但是陶米还不知道该怎么去找沈慧,找到了又应该说些什么,反倒跑过来找王鸽询问。而王鸽更是一头雾水,找到了沈慧自然是好事,怎么劝她回来可就有点麻烦了,平时自己本身工作就比较忙,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好办法,暂时就把这事儿给放了下来。
  
      反正人已经找到了,又没打草惊蛇,沈慧还蒙在鼓里呢,肯定跑不了,先放一放去寻找一个稳妥的办法和说辞,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王鸽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刘崖,等到事情都尘埃落定再告诉他比较好,万一先给了刘崖和高玉婷希望,而沈慧再次消失,两个人又要失望好一阵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