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力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那中年女人被消防队员救下来的时候,围观的所有人都自发的开始鼓掌,而刘崖和王鸽就显得没有那么高兴了。
  
      作为一个医疗工作者,最难受的时候并不是病人症状复杂急救困难,也不是经过了急救之后人还是没活过来,而是自己明明已经到了现场,可病人却已经身亡,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如此,在消防车的云梯即将落到地上的时候,王鸽和刘崖还是赶紧把车子推了过去,帮助消防人员一起把人放到了推车上。
  
      就在这个时候,刘崖一摸到病人的脉搏,便知道希望不大,转头跟田雨晴说道,“脉搏停跳,估计心跳和呼吸都没了,一毫克肾上腺素静脉注射,进行心肺复苏。”
  
      田雨晴一听这话,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病人的生存几率不大,几乎只能进行安慰性的急救,神情马上淡漠了下来,不过还是按照医嘱进行了肾上腺素注射。
  
      刘崖给病人松开了胸罩,马上开始了胸外心脏按压。而田雨晴也蹲了下来,清理了病人口鼻之后也马上开始了口对口人工呼吸。
  
      在这种紧急关头,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能快速的把人救回来了。
  
      当然,心肺复苏也只是在人快不行了,或者已经不行了的时候才会使用。
  
      围观群众都是一脸的懵。原本以为这人挂在上面只是晕了过去,而且消防队员明明都把人给救下来了,看外表又没什么伤,大夫就在楼下等着,随便打几针捏捏人中人不就醒过来了。
  
      可当他们看到大夫和护士开始心肺复苏之后,这才发现原来挂在上面的那个中年女人早就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纷纷跟周围的人议论起来。
  
      他们没看到,但是王鸽看到了。在病人的右手虎口部位,有一块比较明显的电击烧伤。
  
      手心部位遭受电击,危险性是比较大的。电流刺激会让人本能的进行抓握动作,结果就是人触电之后,手反而抓紧了带电源头,难以脱离,电击时间越长,对于心脏和其他脏器的伤害也就越大。所谓的电会吸人,也就是这个原理。
  
      平时家里的电器,像是电冰箱,洗衣机,冰柜,热水器这类经常带电的东西,很多人的习惯是在触碰他们之前先用手背去碰一下,而不是直接用手指或者手掌去抓,这样一来就算是电器漏电,人在感觉到自己触电的时候还能够第一时间把手移开,降低出事儿的几率。
  
      这个病人全身上下除了此处有伤痕之外,就只剩下了坠楼时候的擦伤了。而且这人其实算得上是“很幸运”了,触电坠楼,第一是没有摔下去,第二是挂在了高压电线上居然还没二次触电,哪怕是死了,最起码可以留个全尸。
  
      要知道这高压电线长期通过人体,足以把人给烤熟,时间再长点甚至能够完全碳化,那可真的是救都没得救了。
  
      普通二百二十伏的家用电只要不是直接怼在心脏和脑袋上,一般是电不死人的。一个人成年人很容易就能够脱离触电源,短时间的触电仅仅可能会存在短暂的晕厥、肌肉酸痛、心悸等情况,吃点维生素b,过几个小时自然就会痊愈,而且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要是有触电的烧伤烫伤,抹点儿烧伤烫伤膏也就没什么了。
  
      而这病人触碰的却是高压电线,过高的电压在瞬间就能够把人击穿,在人体之中形成电路,穿过了心脏和器官,造成心脏骤停或者房室颤动,心跳呼吸停止,各脏器功能紊乱。时间一长,大脑缺血缺氧,还会造成脑死亡,这也是触电之后死亡率最高的原因之一。
  
      当然,高压电还会直接损伤人的触电部位组织,皮肤、血管、肌肉、神经,有可能会严重到截肢的地步。
  
      刘崖的胸外心脏按压已经持续了三分钟,病人还是没有一丁点起色。像这样的情况,心肺复苏的抢救起码要持续三十分钟以上。这个活儿可是比较浪费体力的,刘崖这才做了几分钟就已经满头大汗。
  
      王鸽就站在那里,其实还是没有死心,他环顾四周想要看看到底有没有死神到来。要是死神出现,那么这人的灵魂还在他的体内,似乎还是能救活的,只是要赶紧送往医院进行抢救,暂时打断刘崖在现场进行的心肺复苏。
  
      要是这死神长时间不出现,那么死神肯定是早已经来过这里了,这就意味着再怎么努力病人也救不过来了。
  
      足足二十分钟过后,王鸽还是没有在现场发现任何死神的踪影,看来病人是凶多吉少,病人的家属却在这个时候赶到了。
  
      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穿黑色夹克,手里还夹着烟,一看到病人躺在推车床上,马上扔掉了烟头扑了过去,声泪俱下。
  
      消防员已经开始撤走,而警察则还是守在现场,看来是他们通过周围的居民找到了病人的家属。
  
      王鸽赶紧上前拦住了那个男人,不让他接近病人和医生,“你是家属?”
  
      “这……是我老婆。”男人擦着脸上滚落下来的泪珠,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是还有另一句话,只是未到伤心处。
  
      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爱人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生死未卜,哪怕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难受,着急,担心,惶恐,不知所措,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谁又能保证情绪不失态呢?
  
      “你们可一定要救活她!她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
  
      “你先不要太激动,医生还在抢救你的爱人,我们不要去打扰他的工作。”王鸽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善茬,赶紧说道,把那中年男人拉到了一边,这里比较靠近还在现场的几个警察。如果出了什么事,警察还能够帮忙把人控制一下。
  
      刘崖和田雨晴进行心肺复苏的动作一点儿都没有停下来。
  
      在病人心跳呼吸刚刚停止的时候,出急诊的大夫一般都会直接在现场进行心肺复苏,而不是直接送上车拉到医院去。这是可能会起到效果的最快也是最好的方式,只有先把病人的心跳和呼吸恢复,最起码让病人保持一个稳定的生命体征,再去医院。
  
      直接送医的话,中间肯定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进行心肺复苏,哪怕是空缺了几秒钟,心肺复苏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这也正是刘崖在四十多分钟里虽然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已经累的快要脱力了,却一刻都不肯停下来的原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