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套路 下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套路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茹琳觉得这王家叔叔和阿姨人都还不错,到了晚年可别被这不争气的儿子给坑了,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居然教训起王鸽来,“交几个朋友,找点兴趣爱好,打起精神来,养只猫,照顾它一下,说不定会好很多。你父母也这么大年纪了,别总让他们操心了。”
  
      王鸽哭笑不得,自己不问倒好,问了没想到却牵扯出这么多麻烦来。他赶紧坐直了身子点点头,幸好此时门外敲门声响起,王鸽可算逃过一劫,赶紧去开门。
  
      敲门的是王鸽的父亲王建成,正在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王鸽没动声色,只是看着门口马叔叔夫妇已经在准备离开了,也是,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马叔叔还喝了酒,早该回家休息了。
  
      马茹琳也赶紧站起身子,扶住了有点摇摇晃晃的老爹,看是看得出来她父亲今天是十分高兴的。
  
      王鸽还没等王建成嘱咐,马上就套了大衣把客人一家三口送到了楼下,十分殷勤主动,搞的喝多了的马叔叔异常满意,马茹琳的母亲也对这懂事儿的孩子有点好感了。
  
      只是马茹琳本人觉得王鸽这举动有点太过于造作,明明是一个没有爱好没有兴趣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宅男,还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装乖孩子,想要讨好自己的父母,是不是有点恶心了?莫不是这宅男真的对自己有点意思?
  
      想到这里,已经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的马茹琳又掏出手机,给自己的闺蜜敲了几行字。
  
      原来,马茹琳在今晚举着手机,一直是在跟她的闺蜜吐槽今天被骗来相亲的遭遇,从进门开始到无趣的王鸽,吐槽了个干净,王鸽对此毫不知情。
  
      但王鸽下楼送人绝对不是想要装什么东西,只是出于对客人的礼貌,这么大个儿子了还不得给父母涨点面子?
  
      更何况,马叔叔喝了酒,楼道又昏暗无光,本身体重就不轻,晃晃悠悠的不太安全,同行的只有柔弱的马茹琳和她的母亲,要是马叔叔摔倒了,她们两个人合力都不一定能把人给扶起来。王鸽担心马叔叔的安全,这才一直跟下了楼。
  
      马茹琳没有注意到的是,王鸽除了用自己的手机当作手电筒打光之外,另一只胳膊还紧紧的拉住了马叔叔的胳膊,帮助他保持平衡。
  
      王鸽把马叔叔老两口送上了车,笑着打招呼,关上了后座的门,看向了驾驶座上的马茹琳,本想嘱咐她小心开车。
  
      可驾驶座的车窗玻璃并没有降下来,隔着黑色玻璃贴膜王鸽野看不到马茹琳铁青的脸色,马茹琳居然没理她,车辆一个起步就开走了。
  
      王鸽望着那排气管子里冒出来的烟,还有渐渐远去的车尾灯,低下头看着地面,苦笑了几声。
  
      接下了这个赌约,后悔吗?
  
      不后悔!说好了不提这件事的!
  
      王鸽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快速上楼。
  
      到了家中,父母早就已经收拾好了餐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而王建成刚才还摇摇晃晃的,现在却已经十分清醒。家门刚一响,老两口就不约而同的转过头,盯着王鸽。
  
      王鸽后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从挂衣服到换鞋,每一个动作都不自在。
  
      “爸妈,你们看我干啥……”王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那个小马,感觉怎么样?在你房间里面待了许久也没出来,聊的不少吧。”赵雪芹率先开了口,拽着自己的儿子来到身边,让他坐下。
  
      “老马对你挺满意的,咱们两家交情深,我跟他可是这么多年的老战友,好兄弟,也算门当户对,你看看这个事儿……要不就先处处?”王建成当过兵,说话直来直去,跟儿子也不爱弄那些虚头八脑的东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王鸽愣了一下,敢情这老两口是要结果来了。可自己这个状态,马茹琳根本那就看不上自己,但是这并非是马茹琳挑三拣四眼光高,一个正常的女孩绝对不会容许现在的王鸽成为她们的男朋友,当然,林颜悟那样的除外。
  
      这并不能怪马茹琳,只能怪王鸽太差劲。但是实话说出来,父母肯定要对马茹琳和马家有意见,王鸽肯定是不会冤枉好人的。
  
      没办法,这个锅,王鸽只能选择自己背。
  
      “我没看上她。”王鸽低着头说了一句,不敢直视父母的眼睛。
  
      老两口对视了一眼,觉得不可思议。
  
      “这小马要脸蛋有脸蛋,要工作有工作,除了腼腆点儿,人还是挺有礼貌的,老马的家庭教育,性格肯定差不了,你看不上人家哪点?”王建成似乎有点生气了,语气很重。
  
      王鸽并没有因为父亲的怒火而屈服,掏出了已经说过了几百次的话,“我心里有人了。”
  
      “儿子,那兰欣出了那样的事,我们心里也难受,但是你是一个医疗工作者,你想的应该比我们更开一些。生活还是要继续,说句不好听的,你等她,她一辈子醒不过来,你等得到吗?就算醒过来了,她的家里会同意你跟她在一起吗?她还会有以前的记忆吗?她还能恢复生活自理吗?咱们的家庭条件不好……”赵雪芹皱着眉头,拉着自己老公的手让他先别生气,苦口婆心的劝道。
  
      其实她的这些话,放到任何一个母亲的身上都不是错,人都是自己的,都只能为自己的家庭和儿女考虑,等待兰欣,明显不是最好的选择。
  
      并非是赵雪芹不理解王鸽,而是王鸽从未表达出他到底有多么喜欢兰欣。在王鸽的父母看来,王鸽的这个感情只是一时兴起,小孩子不懂事的小打小闹。
  
      “爸,妈,这几年咱们先别考虑这些事了。我就在家好好陪你们二老。就算是让我放弃,也要给我一点时间去忘记吧。”王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其实最终结果是怎样,两年半以后,总要有个结局的。他回了自己的房间,衣服一脱钻进了被窝,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今夜又是无眠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