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地盘 下

第二百二十四章 地盘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24章地盘(下)
  
  “脉搏浅且轻,心动过速,呼吸困难,缺氧状,胸口疼痛,放射至后背和腹部,情况比较严重,有高血压、冠心病历史。”刘崖看着方若华。“血压多少?”
  “一百五十,一百八十毫米汞柱,比较高。”方若华擦了擦汗,看见沙发上老人痛苦的表情,她也是有点害怕。
  “姜大爷,给用过药吗?”刘崖又问道。
  “给了一片复方硝酸甘油,在舌头下面压着呢。”姜大爷就站在一旁,不紧不慢的说道。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反正大夫已经来了,着急也是没什么用的,耐心的等着大夫的治疗和决定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有病史,居然没有做过任何治疗吗?”刘崖又问道。
  一般来说多次重症心绞痛,都是由于严重的冠心病引起的,心肌缺血,引起剧烈的疼痛。心绞痛的下一个阶段,往往就是心脏肌肉细胞缺血缺养,大规模死亡,也就是心肌梗死。
  这种情况,肯定是需要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或者是心脏搭桥手术治疗,来彻底解决心血管粥样动脉硬化所造成的心肌供血不足。
  所谓的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就是普通人所说的心脏血管里面架上一个支架。从手腕处的动脉血管为入路,将软管和针头从动脉血管之中深入至心脏主动脉根部,通过输送碘或者其他造影剂,配合ct或者x光成像,可以直接观察到心脏之中冠状动脉的血液流向,从而判断动脉血管的堵塞情况和堵塞具体位置。
  在冠状动脉造影的同时,一般就可以直接把能够撑开血管的扩张器,留在堵塞的位置,在抽离软管的同时扩张器就能够张开,撑开原本堵塞或者硬化的血管。
  但是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并非全能,如果病人的冠状动脉硬化严重,甚至出现了钙化,那么介入治疗可能会直接撑破血管,造成十分可怕的后果。
  而且,如果病人心脏冠状动脉堵塞的位置较多,同样也无法通过介入治疗来解决问题,毕竟这支架做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在这种时候,往往就需要心脏搭桥手术的治疗了。心脏搭桥,顾名思义,就是在心脏上绕开原本堵塞的血管,新建一条通路,让血液从新搭的“桥”上面走,疏通血液。
  而具体的方法,就是在开胸手术的同时,从病人的下肢取出一根血管,分成几段,然后缝合在心脏上面,原先已经堵掉的血管就不管它了,血液只要从新的通路能够抵达心脏肌肉,给肌肉提供养分,维持心脏的正常运作就可以。
  但是手术是要开胸的,创伤大,需要手术前期的调养,身体的各项指标达标,才可以进行手术,否则病人在手术台上的风险会无限增大。
  病人经历了两次心绞痛住院,并没有进行任何治疗,这一点姜大爷肯定是知道的。病人现在的情况做介入手术效果不大,进行开胸搭桥手术,身体又不够硬朗,怕下不来手术台,所以只能选择了保守治疗。
  姜大爷冲着刘崖点了点头,略显无奈,“支架没用,身体条件太差,这都第三次了,怕是危险不小吧。”。
  刘崖没表态,心中有些话还是不好说出来的。像这种情况,多次心绞痛是多次心梗的表现,心脏肌肉健康细胞数量在不断的缩减,保守的溶栓和扩张血管治疗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身体条件肯定是每况愈下的。
  “嘴里的药取出来,五毫克硝酸甘油静脉注射,五毫克安定静脉注射,上车后吸氧,上心电监护,做个心电图,只能到了医院再说了。”刘崖说道。
  方若华虽然紧张,但还是十分麻利的完成了医嘱动作。
  王鸽和刘崖小心翼翼的将病人放置在推车上,看了一眼姜大爷。
  “姜大爷,这种情况必须通知家属了……”王鸽说道。
  “知道了,他儿子的联系方式我这里是有的。身份证,银行卡,医保卡我都给收拾好了,咱们走吧。”姜大爷很懂套路,早在刘崖在这里之前就准备好了一切,他拍了拍自己的口袋。
  “我说吧,你会喜欢姜大爷的。”王鸽对着方若华笑了笑。
  一行人进入了电梯,王鸽在病人的家中和电梯里都没有发现死神的踪影,甚至是再上了救护车之后,也没有看到死神在追赶他们。
  可是病人的情况已经很危急了,似乎硝酸甘油和安定都没有任何药效一样,疼痛仍旧持续,在吸氧之后也没有任何好转。
  这又是什么情况?
  王鸽不敢掉以轻心,死神肯定会在某个地方等待着他,自从救护车快速离开小区之后,王鸽就十分紧张的看着道路周边的情况,防止死神在不经意之间出现。
  在向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汇报之后,车辆才开始加速。
  “小刘,这个情况,手术真的做不了吗?”姜大爷自从上车之后情绪就十分低落,他看着刘崖小声问道。
  “既然之前入院的时候,当时的大夫没有进行任何治疗手段,那么可能就就是存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而家属不同意,往往是考虑了手术治疗的风险程度,当时的主治医生肯定是把手术可能会承担的巨大风险详细的告知了病人家属或者病人本人。”刘崖说道,“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如果不进行手术继续保守治疗,则会有更严重的生命危险,甚至比前两次还要严重,如果进行手术,那么同样要承担风险。这个……”
  “具体要看他的家里人怎么选,是吧?”姜大爷问道。
  刘崖没说话,只是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姜大爷戴上了老花镜,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年纪大了接受新鲜事物的速度比较慢,手中的智能手机款式比较老,但他还是每点击一次就要考虑很久下一步的动作。
  王鸽从后视镜里看着这一切,心里一阵心疼,很不舒服。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姜大爷成立的老人互助会及时发现了病人的这一情况,要是没有姜大爷,病人在家里心绞痛从而心肌梗死,说不定连拨打120的机会都没有,人就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