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地盘 上

第二百二十三章 地盘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的也是。”刘崖恍然大悟,“就当是个惊喜了!”
  
      二人走到急诊部大门口,刘崖看了一眼里面的电子钟表,推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镜,“我得到观察病房查房去了,有什么消息立马告诉我啊!”
  
      王鸽点头答应,“没问题!”
  
      目送刘崖离开,王鸽暂时又没有了事情做,这才刚打算回办公室去看看医学相关的书籍,今天的这个阿托品他可是一点都不明白,这方面还是要恶补的。
  
      脚步一动,耳机里就传来了来自于护士站的出车任务。
  
      “救护车队请注意,江岸丽都小区八栋一单元二零一有一老人突发心肌梗死,情况危急,请求车队出车!”
  
      “这里是车队王鸽,收到消息,马上出车!”王鸽从口袋里把车钥匙掏了出来,拎着自己的大水杯从急诊室大门口撒腿就跑。
  
      为什么那么快?
  
      因为那个地方是江岸丽都!
  
      江岸丽都是哪?
  
      姜大爷就在江岸丽都!
  
      看着这个地址,并不是姜大爷的家庭住址,王鸽在上次去江岸丽都的时候曾经去过姜大爷的家,但是只要是那个小区的老人出了什么事,肯定就是江岸丽都老人互助会的事情了。
  
      王鸽可不敢怠慢,姜大爷可是会掐着手表计算救护车抵达的时间的。而且江岸丽都距离医院并不是太远。
  
      这要是稍微慢点,挨骂是轻的,人要是没了,王鸽可就真的觉得自己对不起姜大爷了。
  
      脑子里飞速略过路线的同时,王鸽已经来到了停车场,上车发动,车辆马上来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刘崖和方若华急急忙忙的从急诊部大门处跑了出来,直接开了车厢门上车。
  
      “兔子,收到地址了吧。”王鸽放下手刹,挂档松开离合器,车轮子缓缓转动,救护车出了医院大门,汇入主路,可刚一出去就被堵在了第一个红绿灯的地方。
  
      午间高峰期,从家里给病人送饭的家属很多,不论是开车还是打车肯定会引起拥堵,而且雅湘附二医院的这个位置也比较靠近市中心,中午下班的人也比较多,电瓶车,共享单车,小轿车,公交车,堵成一团。
  
      医院附近其实算是最拥堵的地方了,真正离开这里附近之后路况反而会好很多。
  
      但是前方车流排起了长队,距离红绿灯还很远,王鸽就算是打开了警笛,又按着车喇叭,也还是在路中间动弹不得,退回去选其他的路也没有机会了。
  
      这里最起码还要两个红绿灯的时间才能过去,这就是浪费了三分多钟。对于心梗的急症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不仅王鸽着急,车上的刘崖也很着急,都快急出汗来了。
  
      “江岸丽都,姜大爷的地盘,我他娘的比谁都熟。”刘崖说道。
  
      同样坐在车厢之中的方若华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看起来无论是王鸽还是刘崖,对于江岸丽都和那个姜大爷都很熟悉,自己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她才刚来没多,与那个时候的王鸽一样,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刘大夫,姜大爷是谁啊?”
  
      刘崖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居然被问住了。
  
      王鸽在绿灯亮起的时候赶紧起步,趁着旁边车道有后车起步慢了点,赶紧加了个塞,这才避免被第二个红灯继续留在这里,终于松了口气。
  
      他歪着脑袋,回答了当初别人跟他说过的差不多的话。“姜大爷啊,你去了就知道了,你会喜欢他的。”
  
      为了弥补刚才红绿灯的那一分多钟,王鸽特意开的快了一些,抵达江岸丽都小区的时候只过了七分多钟,看起来这次虽然不能比上次来这里的速度还要快,最起码肯定是慢不了了。
  
      江岸丽都小区的门卫仍旧很上道,虽然大门口的值班人员跟上次的并不是一个人,但是看到是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马上就打开了栅栏门,放王鸽进入了小区。
  
      王鸽推测,这个八号栋就在他第一次来这里去的九号栋旁边,肯定不会太远。王鸽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记忆力,明明距离他第一次来这里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却还是记得九号栋的位置。
  
      果然,在九号栋的前面他找到了八号栋,车辆吱嘎一声停在了楼下。
  
      刘崖率先下车,跑进了一单元,刚好电梯就停在一层,他赶紧把门按开,然后用身体阻挡着关门。
  
      “电梯在这,车子推来,不怕楼梯了。”刘崖冲着准备拿担架的王鸽大喊。
  
      “这倒是方便了!”王鸽改变了自己的动作,取下了推车。
  
      电梯的速度很快,等到一行人来到二零一房间的时候这个房间的门是打开着的,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的到来。
  
      王鸽一进门,就看见江大爷坐在组合沙发的一侧,而沙发主体的正中间的则是仰面躺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江大爷正在看着手表,“八分半,进步有点小。”
  
      王鸽挠了挠头,“下次继续努力。”
  
      刘崖赶紧跑到病人旁边,取出了听诊器,让身后的方若华降血压,自己则是靠在病人的耳边喊道。“大爷,能听见我说话吗?”
  
      病人闭着眼睛,脸色煞白,嘴唇的颜色却已经变成了紫色,表情十分痛苦,呼吸沉重,憋的喘不上气,但是意识似乎还清醒,对于刘崖的呼喊有所回应。
  
      刘崖捂了一会儿自己手中的听诊器,把手从病人胸口处伸了进去。
  
      “去年两次冠心病,心梗,年初一次年末一次,今年一次,这一到冬天就犯病。有高血压高血脂,没有过药物过敏。”姜大爷从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个小本,对刘崖介绍着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