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零四章 国际友人

第二百零四章 国际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家冷饮店与其他的冷饮店没什么区别,卖各种果汁、奶茶等等但是天气逐渐转冷,店里面卖的东西也都是偏热一些了,现在营业员们都已经不在岗位上。
  
      可以明显的看出,其他的小吃或者别的什么店子,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可是这家店门口的人虽然多,但是都是里三层外三层,并非是排队的模样,而是呈现围观的样子。王鸽这才一拍大腿反应过来,不用说,那群人并非是在那冷饮店里买东西,而是在那边儿围观拍照的。
  
      反正是逛街,看的是个光景,就是找有意思的东西,这事儿的确是够有意思的了。
  
      “大夫来了,请各位让一下!”王鸽把推车推在自己的身前,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围观人群纷纷回头,看见了前面的推车这才肯往后走几步,给刘崖和田雨晴让出道路。
  
      这可是王鸽跟徐林学的快速驱散人群开辟一条通道的方法。要是人在前,车子在后,拽着车子在人堆里行进虽然方便,但是大多数人首先看到了王鸽,通常能让出来的地方仅供一个人通行。但是如果推车在前,那么大多数人就会多往后退一段距离,生怕那车轮子碾着自己的脚。
  
      徐林虽然歪点子不少,但是有用却是真的。进入了冷饮店,之间几个店员正在维持秩序,请各位不要再围观,也有正在打电话向上级领导汇报的店长之类的人,看起来表情十分焦急。
  
      但是等到救护车和医护人员来了之后,他们明显变得放松起来。看来一旦救护车把病人带走,这个冷饮店马上就能够恢复营业,没有人会在乎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毕竟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
  
      王鸽一进去就懵了,蹲在地上的是一个外国女孩儿,看起来有二十多岁,躺在地上的那个也是外国男人,估计有个四十多岁,看样子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女儿。
  
      外国女孩儿一看到王鸽推着车子来了,还以为他就是大夫,赶紧冲着王鸽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英文。王鸽一听,脑袋都大了。虽然他英文成绩不错,但距离上学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英语早就不学了,简单点的词或者句子,慢点儿说再加上蒙,意思差不多能猜个大概。
  
      可是这外国女孩儿看起来比较着急,所以语速极快,王鸽在她的那些句子里只能听懂三个词,“我,你,我爸爸。”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摇了摇头,又指向了自己身后的刘崖。
  
      刘崖赶紧上前,蹲在了那中年外国男人的跟前,按照标准流程进行着检查。
  
      中年男人脸色苍白,呼吸有点大喘气的感觉,很明显的呼吸困难,意识似乎处于时有时无的状态。
  
      这回那外国女孩儿明白过来,原来穿绿衣服外加冲锋衣的只是救护车司机或者护工之类的角色,正儿八经的急诊大夫还是穿白大褂的。这跟他们国家有点不一样,一般大夫出急诊,都要穿颜色鲜艳带有反光条的冲锋衣。
  
      她将刚刚自己对王鸽说过的话又对刘崖说了一遍,很明显王鸽刚才没听懂她的话,让她感觉有点失望,因此在跟刘崖用英文说话试图与他交流的时候,见到刘崖只是顾着给自己的父亲做检查,似乎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她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
  
      王鸽也觉得奇怪,刘崖可是医学高材生,英语四六级那肯定是强制要求过的,而且在临床医学方面,很多论文和书籍,药物和理论都是国外的,英文肯定过硬才对啊,怎么刘崖不搭理她?
  
      果然,在那外国女孩儿说完后的下一秒钟,刘崖便转过身,同样用英文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通,王鸽能听懂的也只有三个词,“我,你,你爸爸”。
  
      外国女孩儿听到刘崖的回应的时候,有些喜出望外,但是越听脸色越重,刘崖问了她几个问题,她都表示自己不清楚,或者不知道,一直在摇头。
  
      “兔子,什么情况?”王鸽问道。
  
      “呼吸衰竭,像是哮喘,都紫绀了。这是病人的女儿,她说病人从来没有过哮喘史啊。”刘崖有点奇怪了。
  
      他想了一会儿,在这中年男人的脸上似乎发现了红斑一样的东西,然后他又继续检查着病人的脖子,双臂和胸口,都发现了红斑和疹子,刚才进行外伤检查的时候明明还没有的!
  
      “荨麻疹,甚至快要严重到血管水肿了,全身红斑。”
  
      “血压多少?”刘崖皱了一下眉头,转头问了一句。
  
      “六十,八十毫米汞柱,还在下降。低血压,很严重,快休克了。”田雨晴也没抬头,直接回答道。
  
      “过敏?”刘崖产生了怀疑。
  
      心动过速,心率超过二十次每秒,呼吸困难,哮喘有喘鸣,全身荨麻疹,有红斑,,鼻腔充血唇部水肿,地上有呕吐物,这绝对是接触类过敏的症状了。
  
      刘崖又去跟那外国女孩儿说了几句话,问来问去,看着女孩儿就往门外一指。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那女孩儿的手指看向外面。但是只有刘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臭豆腐?”刘崖根据描述,看了一眼那边儿的招牌。
  
      “臭豆腐过敏?”王鸽说出来以后就摇了摇头,“应该是某种作料过敏吧。”
  
      “八成是花生碎!他们是英和谐国人,在英和谐国基本上每二百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对花生或者坚果过敏。”刘崖这才想起来,葱姜蒜什么的过敏的可能性很小,对豆腐这类豆制品过敏的几率就更小了,而那家湘沙臭豆腐的比较正宗,用料很足,其中一种佐料就是花生!
  
      人种之间是有区别的,中国有很多人都会有乳糖不耐受症,喝牛奶可能会呕吐、消化不良,拉肚子,不停的打嗝放屁,而在国外就没有这种情况。但是白种人,对坚果这类食品过敏的人比较多,他们国家的法律会要求在食品的包装上明显的标注本品中含有可能引起过敏的过敏源,例如花生。
  
      但在中国,由于对于花生或者其他坚果,甚至是所有食材过敏的人是比较罕见的,就算是过敏也会知道主动不去吃,国家也没有进行过立法,在加上这里是小吃摊,本身外国人语言就不通,花生切碎了也看不出来是花生,很容易就会摄入这些造成过敏的坚果类食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