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假车 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假车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驾驶的救护车在这群黑车司机的注视下缓缓驶入了医院大门,胸口郁闷难当。门卫似乎早已经得到了通知,在核实了车牌之后,将王鸽的救护车引导至急诊部门外。
  
      王鸽把车辆调了个头,倒车入位,车屁股冲着急诊部的门口,方便病人上车。
  
      下车之后,他抬头望着急诊和门诊大楼的后方。武警医院的确正在施工,后面盖的两栋楼应该是新的住院大楼,距离停车场的位置比较近,后面那两栋正拔地而起的楼足足有十几层,从上面掉下来的锐利物品很有可能穿过防护网,砸在车上,眼下停车场已经拉上了黄色的警戒带,禁止车辆和行人进入。
  
      他并没有看到这家医院救护车的影子,看来是去维修去了。
  
      “司机师傅,稍微等一下,病人可以随时出发,情况比较紧急,越早越好,我去找大夫。”
  
      急诊部分诊台的一个小护士看着救护车上雅湘附二医院的字样,又看了一眼车牌号,喊了王鸽一声。
  
      王鸽回过头来,微笑着点点头,小护士便愣了一下,没想到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居然这么年轻。
  
      王鸽在门口等了五分钟,只见从急诊观察室之中出来一个大夫,后面还跟着一个护士和一个护工,都在推着一个推车病床。推车上竖着的杆子上大大小下挂着不少输液袋。
  
      病人的咽喉部被切开,似乎是做了气管切开术,护士还在按压着便携式呼吸机的气囊。
  
      等到病人推近救护车,王鸽这才发现这病人的整个脸部已经完全肿胀了起来,脸色红的发紫,面部皮肤都快被撑破了,嘴都合不上了,眼睛被肿胀的组织挤的就剩下了一条缝,看着手脚都能活动,人肯定还是有点意识的,但是眼睛睁不开,嘴也无法说话了。
  
      推车的后面还跟着两个病人家属。
  
      王鸽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人,这是什么病?
  
      领头的大夫看了一眼王鸽的工作证,张口打着招呼。“小王师傅你好,我姓钱。麻烦你跑一趟了。”
  
      王鸽与他握了握手,“兄弟单位,应该的。病人什么情况?”
  
      钱大夫看了一眼病人的两个家属,似乎没有注意到这里,便小声说道。“要是知道什么情况,就不用送到你们那边儿去了。病人鼻子旁边长了个疖子,用手去挤。好家伙,整个面部皮下多间隙感染,没有一块儿好地方,连呼吸道都肿胀了,怕窒息,做了气管切开。刚来的时候我也给吓坏了,做了菌落培养,这才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病人还有糖尿病,三天没吃东西,血糖还居高不下,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可是我们这边水平不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病例,怕耽误病情,尽早转去雅湘附二让那边的大夫会诊比较好。”
  
      很多人在脸上长了痘痘之后,觉得痛痒难忍,又不好看,为了让痘痘尽快消失,基本上会用手去挤掉。
  
      可是脸上的痘痘有很多种,有的是正常的青春痘,有的则是疖子。粉刺,叫好听点是青春痘,不好听点就是痤疮,一般都是在激素、皮脂过多或者细菌过度繁殖引发皮炎的时候会出现,保持脸部干净,或者涂抹一些抑菌的药膏自然就会痊愈,基本上没什么后遗症。
  
      而疖子的症状比青春痘更加严重一些,红肿更大,愈合期更长,脓水也更多,呈现锥形,多发于金黄葡萄球菌引发的毛囊炎,这一点上与青春痘是有所不同的。
  
      同样,如果不去理会,仅靠保持卫生和涂抹抑菌药膏,加之口服抗生素,几天之内就可以痊愈。
  
      虽然长了痘痘不好看,遭点罪,可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要命的,就在一个动作上——挤痘痘。
  
      很少有人知道,人的面部有个危险三角区,这个三角区的三个点分别位于眉心中央,和左右嘴角处,在这个区域内痘痘是绝对不能挤的。
  
      人体口腔颌面部的血管十分丰富,深浅静脉网十分吻合,但是没有静脉瓣,也就意味着无法组织血液回流。
  
      一旦在危险三角区长了例如疖子之类的痘痘,任何的抓挠、挤压、挑破和意外损伤,都有可能造成原感染区的血液和病原体迅速扩散至整个面部,有可能造成整个面部皮下组织和血管感染,重则危及生命。
  
      王鸽不知道这些,但是根据钱大夫的说法,这病人挤了个痘痘差点一命呜呼,这种说法可一点都不过分。
  
      王鸽也将救护车上的推车抬了下来,众人合力将病人移了床,又抬上了车。
  
      病人的女儿跟随着大夫和护士上了车,儿子则是收拾着住院用的东西,准备自己开车跟在救护车的后面。
  
      时间还没到一点半,钱大夫上了车就关闭了车门。
  
      “王师傅,咱走吧。”钱大夫也是武警医院急诊部的主力干将了,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七八年,三十好几,头顶跟所有的急诊男大夫都一样,有那么点秃的意思。这病人在医院里什么抗生素都用过了,虽然是根据症状来治疗,但是症状一点都都没缓解,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钱大夫心里也着急,虽然预定的时间是一点半车辆抵达,一点四十出发,可是他们早就完成了对病人转院的准备,既然救护车已经来了,那出发的时间自然是越早越好。
  
      王鸽点头,车辆起步驶出了医院大门,想要拐过弯就来一阵狂飙,现在是午休时间,就连出租车司机都会选择找个停车场眯一会儿,道路上自然是没有什么车的。
  
      他抓起了通话器,一边打着右转方向盘驶入主路,便看到左边一辆车正在向自己的车头部位撞过来,他赶紧猛的一脚刹车,但是考虑到车里有病人,没敢把车给刹死,第二脚点刹才把车给停了下来,发动机居然都熄火了。
  
      车里的人都感觉到一阵晃动,好在都帮了安全带,病人的推车病床也固定在了车厢里,没出什么大事儿。就连跟在救护车后面开着私家车的病人的儿子,也差点追尾,想要按两下喇叭,就想起这里是医院,不能随便鸣笛,回过神来才发现前面救护车已经停了几分钟了,便把脑袋探出车窗,没想到前面的救护车司机居然下车了。
  
      一开始,王鸽沉住了气,看着挡在自己左前方的山寨救护车,再次打着了发动机,打着方向想要绕过去,可是他与那山寨救护车的驾驶员距离很近,那驾驶员似乎是想要等到王鸽一起步,就挡住他的路,再不行就撞上去!
  
      反正撞上去,这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就走不了了,病人又着急,家属就只能坐他们黑救护车。
  
      但是这么僵着,王鸽的车仍旧走不了,家属的心情比较急,最后只能选择花大价钱让病人坐黑车了。
  
      对面的人今天摆明了就是一个意思:要么把病人给我,上我们的车,要么你就别想走!
  
      王鸽瞬间明白过来,这群人是他娘的一伙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