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是英雄本无名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是英雄本无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现在在哪里。”那个警察说道。
  
  同样的声音,也从王鸽手机的听筒里传了出来。
  
  面前的这个警察,就是给王鸽打电话的那个人!警察面露急色,看起来接近五十岁了。
  
  而王鸽举着手机的样子,恰好也被那身穿制服的警察给看到了。职业的敏感度让警察心里有了底,这个举着电话身穿救护司机制服的人,就是王鸽!
  
  王鸽放下了电话,按下了挂断键。“我是王鸽。”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最起码他是个警察,而且这里是医院,监控摄像头密布,不远处就有另一个警察,这人哪怕想要对自己不利,也绝对不敢在这里动手。
  
  “你和朱乐天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临死之前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为什么会是你开的救护车去接他?他临死之前有没有说什么话?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警察有些着急,赶紧把王鸽拉到了急诊室门口旁边的金属座椅上,小心的询问着,似乎有意无意的躲避其他人偷听,当然也包括急诊大厅之中的另一个警察。
  
  王鸽知道,警方已经调查了朱乐天那张电话卡的通话记录,顺藤摸瓜的找到了自己,顺便给查了个底朝天。
  
  在警方面前,任何个人都没有私密可言,尤其是涉及到大案要案的时候。
  
  警察直奔主题,什么废话都没有多说,向王鸽询问关于朱乐天的所有细节。
  
  “我需要你把当时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一点都不要落下!”警察迟疑了一下,“算了,还是去局里说吧,你要跟我走一趟了。”
  
  王鸽从背后感觉到丝丝凉意,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警惕心很高,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警察的问题,也没有立刻跟他走。要是自己做错了事,把那张储存卡稀里糊涂的交给了不叫任方的人,不仅朱乐天要枉死,而且自己的安全也无法保证。
  
  “警察同志,我能先看一下你的警官证吗?”王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警察一愣,自己行的端做得正,没想到还要被一个救护车司机给怀疑。他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给了王鸽。
  
  王鸽没办法区分证件的真伪,敢来医院的警察自然也不会是假警察,就算是假的也不能一次性来两个假的吧!他翻开证件,对照了一下照片,又看向了名字。
  
  任方!
  
  王鸽长叹了口气,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任警官,咱们别去警察局了,就在这说吧。”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站在急诊大厅门外抽烟的警察。
  
  “医生休息室,走。”
  
  二人来到了医生休息室,所有的大夫都去忙碌了,这里并没有人。
  
  “王师傅,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朱乐天是怎么认识的?一个小时前他出了事,打的是你的电话,半个小时前你抵达了事故现场,是你把他带回医院的。这……我需要一个解释。”任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他非常着急。
  
  “怎么认识的……一言难尽。这个大哥是个好人,我们是朋友。他在临死之前打我电话,我没有接到就被挂断了。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他应该知道自己性命不保,但是又信不过别人,只好打我的电话,想要把东西交给我。但是电话还没接通,他就遭遇了危险,然后驾车逃跑。”王鸽一边拆开了自己的手机,一边继续说道。
  
  “事实上,我开车抵达事故现场,也只是个意外而已。到达事故现场的救护车司机可能是任何一个人。恰好那个地方属于我们医院的急诊出诊范围之内,附近没有更近的医院了。”
  
  王鸽把储存卡拆了出来,放在了桌面上,推向任方。
  
  “任警官,在他死之前,告诉我秘密藏在肚子里。我和大夫在他的遗体里发现了一个缝合的伤口,然后找到了这个东西。没有损坏,但是文件经过了加密,你应该能打开吧。”
  
  任方愣了。他把那张卡片塞进了自己的手机,输入密码,翻看着里面的文件和照片,越看脸色越差。
  
  队里出了叛徒!
  
  叛徒出卖了朱乐天!
  
  要灭口!
  
  他去门边打了一通电话,声音很小,然后回到了王鸽这里,重新坐了下来。
  
  “在他给你打电话之前,也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半夜,我已经休息了,没有接到。然后他打给了你。你也没接到。那个时候的他,应该很绝望吧。”任方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
  
  “后来我给他回电话,就再也没有接通过了。根据他出事的位置来看,是想要故意让自己身处雅湘附二医院急诊出诊范围内的。在他出事地点的前一个路口上高架,是回警队最近的路线。他没有选择回警队,而是选择了雅湘附二医院,选择了你。是他自己拨打了120的急救电话,因为他知道,无论开救护车抵达现场的是不是你,只要他被带回了医院,你都会知道他出了事,并且能够在他身上发现这个东西。”
  
  “在最后的关头,他选择的是相信你。”
  
  任方指了指自己的手机。
  
  “当然,在他看到你出现在现场的那一刻,估计就已经死而无憾了。”
  
  王鸽鼻子一酸,想起了朱乐天的灵魂被带走之前,那看向他的最后一个眼神。
  
  “大哥……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一名人民警察,卧底黑社会组织五年,我是他的领导。在他所有的报告里,都没有提及到你的名字,可能是对你的一种保护,也可能是选择相信你,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他不叫朱乐天。原本在一周之内,他完成最后一次资料整理,就会全身而退,把资料完全交给我。但是现在……案件没有结束,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任方一拍桌子,走出了医生休息室,王鸽也紧跟着他走出了门。
  
  任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对着朱乐天所在的那个急诊室立正,脱帽敬礼,然后重新戴上了帽子,气势汹汹的走到了急诊大厅的门口。
  
  另外一名警察看到任方表情有点不对劲,赶紧掐灭了烟头,“任队,怎么回……”
  
  那警察话还没说完,直接被任方拍掉了帽子。
  
  王鸽看的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
  
  那名警察也呆了,心里一惊,转身想要逃跑!
  
  任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紧接着一个背摔,干净利落的将那警察撂倒在地,下了他的枪,抽出了自己的腰带,把那警察绑了个结实,贴在那警察的耳边恶狠狠的说道。
  
  “你不配这顶帽子,我操和谐你的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