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是英雄本无名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道是英雄本无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现在问题来了,任方是谁?
  
  王鸽不认识任方,也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半小时前朱乐天临死之前告诉他的。
  
  这个人是男是女,什么身份,长什么样子,该去哪里找,找到他以后怎么办,王鸽一头雾水,毫不知情。
  
  “秘密要交给任方。”这是朱乐天留下的极其简短的遗言。
  
  不涉及亲朋好友,不涉及家人,只涉及这一个微型sd卡。为了藏这个东西,朱乐天甚至在自己的肚子上开了个口子,然后再次缝合,这东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这张卡片就是手机上用的那种储存卡,王鸽拆开了自己的手机,把卡片塞入卡槽,再次开机,卡片居然能够被识别出来。里面是一些音频文件和照片,只能看得到文件名,看不到详细内容。
  
  王鸽想要打开这些文件进行查看,但是点击任何文件都被提示需要密码。
  
  王鸽自然是不知道密码的。可能真的要找到那个任方,只有他才能打开这张储存卡里面的内容吧。
  
  公交车上救人,黑社会背景,被人砍了不能走正规程序进医院,毒和谐品当做止疼药,被那持枪歹徒打死,又打死了对方,腹部的皮肤里还缝入了一张卡片。
  
  拍电影呢?还是大片?
  
  大哥啊大哥,你到底是个什么身份?王鸽咽了口唾沫,刘崖已经去处理其他病患了,他推门走进了急诊室,田雨晴正在帮已经死去的朱乐天清理身体。
  
  另外一个在帮忙的护士名字叫冯吉,也是一名男护士。王鸽曾经见过他,是门诊那边儿的,黄斌的好朋友。
  
  两个人在护士学校的时候是同学。黄斌出了事,一时之间医院里人心惶惶,虽然急诊部的护士门没有申请被调走,但是其他科室的护士都不愿意调来急诊部。
  
  不是他们思想觉悟不够高,人都是怕死的,都要考虑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可冯吉却主动申请调来了急诊部,他觉得自己是在替死去的黄斌完成未完的工作。
  
  这是他们的职业信仰。
  
  “小王师傅。”冯吉一边清理着朱乐天的遗体,一边听到了门口的响动,一看居然是王鸽进来了,叫了他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毕竟在当时,王鸽不顾自己的安危,拼死把冯吉的好朋友黄斌拖离了危险地区,并且第一时间进行抢救。
  
  伤势过重,人没救回来,并不能怪王鸽。
  
  清理在急救过程中死亡病人的遗体,也是护士们的本职工作。朱乐天的遗体上满是鲜血,有的还在流动,有的已经完全干掉了,各种碎片,伤口满布,因此清理的速度比较慢,看在王鸽眼里也是触目惊心。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朱乐天身体里已经没有血液可以流了,因此两个护士在移动他的遗体的时候并没有更多的血溢出,这让现场变得好看了一些。
  
  田雨晴今天晚上算是吓坏了,但是她心里清楚,这个朱乐天是个好人。
  
  刚开始她看到朱乐天手里有手枪,自然被吓了一跳,但是朱乐天对这些医疗工作人员的确是没有任何恶意的。
  
  在那个持枪歹徒到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杀掉朱乐天,反倒是枪口对准了王鸽,想要先把王鸽干掉,莫非是那人认识王鸽,而王鸽卷入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田雨晴在当时来不及多想,因为就在下一秒钟双方就开始火拼了。她原本以为王鸽会被枪杀,可在危急关头朱乐天居然从即将昏迷的状态苏醒了过来,变得比任何人都要清醒,不仅保护了王鸽,还把那个持枪歹徒给干掉了。
  
  要知道,一个失血过多的人的昏迷,是无法以他本身的自我意志为转移的。一个人的意志力再强,也无法做到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通过自我激励,来恢复自主意识,不陷入昏迷。
  
  这种情况,就是通常来说的回光返照。
  
  在医学上,回光返照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但基本论调是以肾上腺素为主、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等多种自分泌激素刺激的学说。
  
  大脑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器官。在人临死之前,会产生应激反应,试图激活身体的各项机能,因此各类心跳刺激、呼吸刺激急速从下丘脑大量分泌,心跳加快,呼吸正常,供血速度正常,造血速度增快,各项身体机能会趋于正常,思维清晰动作敏捷,甚至可以吃饭和行动,但是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太长时间,一旦激素的效果过去,情况就会迅速恶化,直至死亡。
  
  无论怎样,结果都只有一个——朱乐天用死亡的代价,从自己无法控制的昏迷之中脱离出来,干掉了持枪歹徒,救了所有人。
  
  田雨晴心里清楚,如果那歹徒不死,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活不了,也包括她。因此,她在清理朱乐天遗体的时候,十分小心,特别仔细。
  
  现在的田雨晴有一万个问题想要问王鸽。王鸽怎么会认识朱乐天这个人?朱乐天怎么会有枪?第二个持枪歹徒又是怎么回事?刚才刘大夫从患者肚皮缝合的伤口里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千言万语,田雨晴只憋出了一个问题。“那个人,为什么要先杀你啊。”
  
  王鸽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我曾经见过他的脸。他想要先杀我灭口。”他看着冯吉。
  
  “现场还有一个死掉的持枪歹徒,是这大哥拼死干掉的,保护了我们。那个在现场死掉的人,就是杀害黄斌的凶手!”
  
  冯吉的身子震了一下,手中的剪刀一个没拿稳,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他无法怀疑王鸽的话,因为王鸽是唯一看到过那持枪歹徒面容的人。
  
  王鸽不会看错,也没必要骗他。
  
  冯吉咽了口唾沫,把剪刀捡起来放回了待消毒的金属筒里,重新取了一把剪刀出来。
  
  “大哥,我代我兄弟谢谢你了。”冯吉小声说道,抬起袖子抹了一把眼泪。
  
  王鸽刚想再说点什么,口袋里的手机便嗡嗡的震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个不认识的本地陌生号码。
  
  凌晨两点多了,怎么还有陌生人给他打电话?他接了起来。
  
  “你好。”
  
  “是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救护车司机王鸽吗?”电话那头的人很不客气,语气冷冷的。
  
  王鸽咽了口唾沫,怎么这个陌生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底细?马天明?他要行动了?
  
  不可能,马天明还不知道沈慧已经把事情都说了出来,如果他要行动,一定会先通知沈慧,沈慧则会在第一时间告知他。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通电话与兰欣无关,而与朱乐天有关。
  
  “我是。”王鸽看了一眼急诊室中的两个护士,他们并没有起疑心,便推门走出了急诊室,刚好看到面前的一个警察也在打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