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谜一样的男人 下

第一百六十二章 谜一样的男人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2zw】    这是王鸽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在这一点五秒钟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事。
  
      他想要掏出镇魂牌和手机,也不管刘崖和田雨晴是否在场,直接用镇魂牌敲击手机屏幕三次,召唤虚紫,寻求她的帮助,可是时间根本来不及,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永远不比初速七八百米每秒钟的子弹快。
  
      他想要像电影里那样一个箭步冲到推车的侧面,把朱乐天手里的枪拿到,然后开枪反击,他不会用枪,被对面干掉,而对面毫发无伤的概率是很大的,但反抗总比坐以待毙强。
  
      可是他现在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开步子。
  
      要是今天死在这里,父母怎么办?兰欣怎么办?
  
      那个赌约怎么办?
  
      自己就要死了,还在巴巴的想着去救别人呢?
  
      这也算意外吧,或许虚紫只知道他的阳寿有多少,但终究是不知道他最终死于阳寿已尽还是意外。
  
      王鸽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在当前情况下,他想不出任何自己能活命的理由。
  
      他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他已经想开了。干这行的,就是会遇到某些危险的情况,例如今天。
  
      在知道了有死神、灵魂和地府世界的存在之后,死亡对他来说似乎变得没有那么可怕了。
  
      他没有体会到影视作品里面所说的,“死亡之前,人生所经历的一些重大事件还有遗憾都像回马灯一样的在眼前飘过”。
  
      在这零点一秒的时间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或许是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什么重大的事件吧。
  
      还没尽孝,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回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异于常人的机会,居然死在这里……
  
      砰!王鸽听到了第一声枪响,他抖了一下,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感觉。枪声响起的来源并不是对面,而是自己的身旁!
  
      他赶紧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朱乐天。
  
      刚才接近陷入昏迷的朱乐天,居然瞪圆了眼睛举着枪,瞄准了对面那持枪歹徒。他的枪管在寒夜冷雨之中冒着丝丝热气,弹壳掉落在地面上,滚了很远。这一枪是他开的。
  
      王鸽想要转过头看向对面那持枪歹徒,可是马上就听到了砰的一声,第二声枪响!
  
      他的耳边传来了类似于哨子的声音,尖细悠长,耳尖上方火一般**的疼痛传来,他甚至还闻到了自己头发焦糊的味道。
  
      持枪歹徒开枪,那颗子弹擦着他右边的耳朵尖和太阳穴附近的头发中间的空隙飞了过去,没有命中他的脑袋。
  
      持枪歹徒握着枪的那条胳膊开始往下滴血,在他开枪之前,朱乐天先一步进行瞄准,扣动扳机,子弹击中了那歹徒的右手,歹徒对于王鸽的瞄准被破坏,剧烈的疼痛让他在仓皇之中开了枪。
  
      子弹偏离了轨迹,擦着王鸽的脑袋飞了过去。
  
      王鸽咽了口唾沫,朱乐天救了他的命!
  
      两声枪响把田雨晴给吓坏了,站在原地捂着耳朵尖叫起来,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躲避,这也怪不得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护士,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所幸刘崖还算沉稳,赶紧拽着田雨晴跑向道路旁边的公交车站台后面进行躲避。
  
      “王鸽,过来!不要命了?”刘崖边跑边喊
  
      持枪歹徒把手枪从左手换到了右手,“活的抓不到,死的也行。反正东西你肯定带在身上。”
  
      他重新举枪,枪口不再对准王鸽,而是瞄准了躺在推车病床上的朱乐天!他一边开枪一边往前走,砰砰又是两枪,全部都打在了朱乐天的身上。
  
      朱乐天每被命中一次,身体都跳一下,但是一声不吭。“老弟,躲在我身后!”
  
      他的下半身已经无法移动,只能以一种侧躺着的姿态,右手伸出病床,连续开枪。
  
      持枪歹徒已经靠的很近了,这是他第四次开枪,朱乐天身上已经多了四颗子弹,最后一枪打在他的右边肩膀上。
  
      朱乐天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一阵酸麻无力,随后巨大的痛楚传入大脑,他知道,在下一秒钟自己就拿不住枪了,一旦没了枪,就是任人宰割。
  
      周围没什么人,也没有过路车辆,凌晨时分,不会有人因为响声而起床查看。
  
      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被那持枪歹徒一个一个的杀掉!
  
      朱乐天拼了一把,在胳膊下垂之前,奋力扣动最后一次扳机。
  
      砰的一声,对面持枪的男人仍旧没有倒地。朱乐天的手没有松开手枪,但是胳膊却垂了下来,没有力气再举枪了,他感觉到一阵疲惫。
  
      还是输了吗,居然是这种结果吗。他觉得自己的眼皮变得特别的重,眼前的情景都有些看不清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那颗子弹飞向了旁边的红绿灯杆子,碰撞到了圆柱形的金属柱子,发生了折射,形成跳弹,从侧面击穿了那持枪男子的太阳穴,停留在他的大脑之中。
  
      持枪歹徒的身体停滞了一下,表情呆滞,满脸的不可思议,想要迈步子继续往前走,却觉得双腿不听使唤了,一股热流从他的耳朵上方打太阳穴喷涌而出,他慢慢跪在了地上,最后侧躺着失去了意识。
  
      而与此同时,朱乐天的手终于也松开了,手枪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两个人在一分钟内,十米的距离之中一共开了七八枪。王鸽蹲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直到听到枪声停止,而那歹徒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才敢站起来。
  
      死里逃生的他马上回过神来,想要去查看朱乐天的情况,却被刘崖给叫住了。
  
      “这个给我!先去把那歹徒的枪踢走!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刘崖从公交站牌后面钻了出来,一路小跑往这里赶。
  
      田雨晴虽然害怕,眼睛里还泛着泪花,但是也紧紧的跟在刘崖身后。
  
      王鸽心里一沉,死了才好。这人杀害了黄斌,现在又重伤了朱乐天,指不定以前干过什么坏事儿。让朱乐天代替刽子手杀了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活着还要国家花钱治疗,浪费医疗资源!
  
      他知道作为一个医疗工作者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人活着就要救,有事情救回来再说,但是对于这个人,王鸽是在没办法以正常的心态去面对。
  
      人心都是肉长的,王鸽也是,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不一定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