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谜一样的男人 上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谜一样的男人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2zw】    雷锋立交桥位于湘沙市岳和谐麓区,岳麓大道和雷锋大道的交汇。这两条公路虽然构成了湘沙市西北部交通枢纽大动脉,白天车辆不少,但地处偏远,从岳麓大道过银盆岭大桥来到河东,进入市中心,在堵车的情况下起码要一个小时。
  
      晚上虽然偶尔有车路过,但也只是偶尔,而且出事的地点在雷锋立交桥的下面,比较阴暗,平常司机在晚上开车难以注意到哪里发生了事故。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畅通无阻的岳麓大道着实让王鸽爽了一把,由于车上没有病人,他开汽车来也不再畏首畏尾。
  
      车上的刘崖和田雨晴知道这哥们开车是什么德行,都绑好了安全带,把自己牢牢的固定在座位上。
  
      “交通意外,一人受伤,不常见啊。”刘崖唠叨了一句。
  
      “那地方比较远,或许是自己翻车了,或者是酒驾开车撞倒桥墩子了,路过的人帮忙报了警也说不定呢。没人帮忙,估计要出大事。”王鸽回答道,虽然对于那里他不太熟悉的,但是也没少那边儿走过,知道晚上是个什么样子。
  
      救护车的车速达到了一百公里每小时,而岳麓大道上的限速是七十公里每小时,王鸽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现场。
  
      立交桥下面路灯比较暗,由于夜晚没车,红绿灯也不再进行工作,全部都是闪着黄灯。王鸽从自己的方向没有看到任何事故车辆,也看不到桥墩子背面的情况,他猜想事故发生的地点应该是在另一侧,直接减速开过十字路口,往右边一看,果然一辆黑色的轿车正打着双闪灯,怼在了桥墩子上面。
  
      那辆轿车的前保险杠被撞的粉碎,整个车鼻子都凹了进去,引擎盖子被撞的折叠了起来,看起来是水箱漏了,白色的雾气正在从那里呼呼的往外冒。驾驶室的前挡风玻璃完全破碎,窗框都快要贴近到那桥墩子上了。
  
      地面上全都是玻璃碎片,被车灯一晃闪闪发亮。
  
      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男人坐在车里,由于安全带的作用他还保持着坐着的姿态,没有趴在方向盘上或者被甩出车外。由于碰撞而弹出的白色的安全气囊上也沾了血迹,气囊中的氮气由于时间太久而自动消失,只剩下白色的袋子留在方向盘上。
  
      王鸽暗道还好。一看这现场,就是酒驾或者疲劳驾驶,驾驶员当时一定是有问题的。桥墩子上都有反光条,也有警示灯,就算立交桥下面的灯光再怎么昏暗,也不至于看不到这么大一个桥墩子啊!
  
      车辆的惨状可以看得出来,这辆车肯定是超速了的,少说也得有八十公里每小时往上,都撞成这个样子了。不过好在这人还记得系安全带,这么快的车速,如果没系安全带,就算安全气囊弹开,也会瞬间对脖颈和颅脑造成较大的伤害。情况再差点,人被甩出车外,高空落地,或者碰撞到桥墩子本身,那小命可就难保了!
  
      王鸽直接调头,把自己的救护车停靠在事故车辆的后面,没有关掉警灯,挡住后面的来车。
  
      毕竟闪烁着的警灯的作用是要大于普通轿车的双闪应急灯的。
  
      他赶紧跳下车,还有点疑惑,交通事故要报警啊,为什么交警还没到?要知道这边附近就有个交警支队,警察接警后抵达现场的速度不比救护车慢多少,更别提他的这辆救护车开了二十分钟才过来呢。
  
      难道车上的人真的是酒驾,只打了120,没打122怕接受惩罚?可是救护人员来了还是要报警的啊!
  
      救人要紧,先把人弄上救护车,然后再报警也来得及,反正人在这里,车也跑不了,不在乎那几分钟。他赶紧跟刘崖一起把推车搞了下来,推着车子就奔向了桥墩子下面。
  
      让王鸽感到欣慰的是,事故现场这么严重,整个车头都粉碎了,驾驶座的车门居然还能打开,没有变形,这辆黑色轿车的结构可真是够稳的啊。王鸽在开车门的时候费了一番功夫,车的门把手居然已经掉了,旁边还有几个圆形向内凹陷的窟窿,他没在乎这些,好在撞击过程中驾驶座的玻璃也已经破掉了,他把胳膊伸了进去,从里面打开了车门。
  
      “大哥,能听到我说话吗?”刘崖见王鸽把门打开,第一时间没敢去碰那伤员。现在什么情况还不太清楚,冒然移动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他将手伸向了伤员的颈动脉,搏动十分微弱。
  
      “小田,检查外伤,量血压。”刘崖吩咐了一句,把口袋里高玉婷送给他的听诊器给掏了出来。
  
      这听诊器可是算得上是刘崖和高玉婷的定情信物了,刘崖一直带在身上,谁也不借,生怕磕了碰了。
  
      伤员睁开了眼睛,张了张嘴。“大夫,王鸽来了吗?”他说起话来很困难,浑身无力,好像下一口气就是最后一口气一样。
  
      刘崖一愣,这人居然认识王鸽?他怎么知道王鸽会来!难道是雅湘附二医院的人?刘崖心里一沉,仔细的辨认着这伤员的面孔,心中大骇,他居然与这伤员有过一面之缘,还帮了他个大忙,“居然是你!”
  
      王鸽惊呆了,这伤员居然会认识自己?他赶紧换了个角度,动手把那人脸上的玻璃碎片和血迹抹了一下,这才认出来,这受伤的人居然是朱乐天!
  
      “哥,怎么是你,这……?”王鸽吓坏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在半个小时前朱乐天还给他打过电话。
  
      但是那个电话王鸽刚想接听就被挂断了,后来大家聊天,又来了任务,王鸽根本没把这事儿往心里去。
  
      可是这个急诊任务之中,出事儿的居然是自己认识的人。
  
      王鸽和朱乐天并不熟,两人因为助人为乐而相识,后来王鸽找刘崖帮朱乐天缝合伤口,朱乐天又请王鸽吃了顿饭。
  
      朱乐天自觉王鸽不待见他,给王鸽添麻烦,于是就渐渐的没了联系。
  
      “别说话,保持体力。”刘崖对朱乐天说道。“觉得哪疼,告诉我。”
  
      “哥,大夫说啥你就听啥,有什么事儿咱们回医院再说,救护车就在后面,你信我技术吗?”
  
      “下半身没感觉了。”朱乐天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呕出了一大摊血。
  
      “刘……刘大夫!”田雨晴在朱乐天的左侧肋骨、左侧腹部发现了出血点,就用剪刀剪开了朱乐天的衣服。她还在怀疑,车祸出现的外伤一般会出现在左侧的肩膀、正面的头部、胸部、腹部,怎么侧面这么靠下的地方还会有出血点?
  
      在伤口暴露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她不由得呆了一下。在医院工作那么长时间,这样的圆形外翻的伤口她还真没见过。
  
      不过,在一些影视剧里确实常常能看到。
  
      “这……枪伤?”刘崖瞳孔一缩,又看了看车门上的窟窿,顿时明白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