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章 减员

第一百六十章 减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冬天了,车是越来越难开了,临近秋冬也是中老年人心脏病和高血压告发的时节,交通事故也频发,接下来会更忙一些吧。
  
      王鸽倒是不怕忙,越忙代表病人越多,毕竟他胸口镇魂牌背面的数字只有“壹佰叁拾”,距离三千相去甚远,想要达到自己的目标,还需要多加努力。
  
      而且,现在蹦出了个马天明,的确是个麻烦事儿。
  
      沈慧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在王鸽毫无对策的情况下想要独自一人解决这个麻烦,但王鸽总是隐隐约约的觉着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目前还是早作打算,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把兰欣给保护起来,哪怕马天明想复活自己父亲的计划不可能实现,但如果兰欣的身体出了什么事,那留存在她身体里的一丝生命气息彻底烟消云散,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还没开始就输了,王鸽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直接去找兰欣的父母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肯定不会听自己多说一个字,更别说去看兰欣了。他还要在救护车车队中完成赌约,分身乏术,应该怎么保护兰欣,便成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写完出车记录的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又放下了笔,一言不发的呆呆的看着桌面。
  
      孙成德从门口进来,他先王鸽一步抵达了医院,等到何盛载着那司机同事回来之后,把何盛打发走,又在那办理后续事项。毕竟这场事故是发生在自己的车队驾驶员身上,作为车队队长,有些责任还是要去承担的。
  
      开车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一定危险性的,自己就算再怎么小心谨慎,观察四周,也会有不长眼的过来撞你,人倒霉就是这样的,所有驾驶员几乎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只是今天的这场事故后果严重了一些。
  
      虽然事故原因调查还在进行之中,但是根据这些经验老道的司机进行现场观察之后,基本可以判定是酒驾司机所驾驶的红色越野车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雅湘附二医院编号为0105的救护车。
  
      虽然王鸽对那同事不怎么熟,但怎么说也是同一个职业,同一个单位的人。可何盛就不一样了,自打他进入车队开始,就跟那个同事同一个班次,经常在一块抽烟聊天,喝茶吹牛,身边的人出了事,自然是十分关心的。
  
      “老孙,人怎么样?”何盛看到孙成德回来,关切的问道。
  
      孙成德先给自己灌了口热茶,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变形的车门挤压到了脑袋,你在车上应该已经听到曹大夫的判断了。颅骨骨折,但是情况没有那么严重,检查结果是没有颅内出血,应该也不会产生神经功能受损,剧烈脑震荡,人醒了,比较恍惚,身体机能正常。休息一段时间就没大事儿。还真是险啊。”
  
      要知道,颅骨骨折在闭合性颅脑损伤中占百分之十五,在重型颅脑损伤中占百分之七十,而且颅骨骨折的危险性并不在其本身,而是骨折所造成的对脑膜、神经、血管以及大脑本身的伤害,不论是哪一点都是要人命的。
  
      这位同时在骨折的同时居然只存在脑震荡的现象,其他的方面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简直可以说是幸运至极了!
  
      孙成德叹了口气,知道这事儿怪不得自己的队员,本来都要过桥了,闪警灯,鸣警笛,还绑了安全带,安全气囊都弹出来了,还把人撞成这个样子。
  
      “通知家属了吧。”王鸽随口问道。
  
      “哪敢不通知……三十多岁了,老婆这个点儿已经休息了,孩子上小学,父母在外地,他媳妇这下倒好,又要照顾他,又要拉扯孩子。也难的很。”孙成德接话道,一直愁眉不展。“不过医药费倒是不用愁了……酒驾司机那边儿也来了家属,听说撞了救护车,吓得要死,先把医药费给垫了,声称后续治疗全包。”
  
      “给钱有什么用,等那酒驾司机治好了病,该蹲局子还要蹲局子!”何盛轻蔑的说道。
  
      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王鸽从来都不知道这行业居然有这么多危险,而且是以急诊部门居多的,这几天接连出事,也是让他唏嘘不已。
  
      一屋子的人五个人,由于自己的同事除了事儿,心情都不怎么好,沉默的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打发时间。其实他们平时看起来一副看淡生死无所畏的样子,可事情真正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的时候,还是会感到害怕的。
  
      然而救护车车队办公室这个地方注定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的平静,来自于护士站的消息再一次响起在所有人的耳机里。
  
      “岳和谐麓大道雷锋立交桥下有一人意外车祸受伤,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出车!”
  
      王鸽一听这地址,起码十五公里,有点远啊。“怎么这么远还派过来?”
  
      “我们应该是距离那个地方最近的有急救中心的医院了。”孙成德苦笑了一声,捏着麦克风,“车队收到。马上出车。”
  
      王鸽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半,抓起水杯和钥匙就要往外面跑。
  
      “小王!”孙成德赶紧叫住了他。
  
      王鸽停住身子,一回头,“咋了?”
  
      “我们不能再有人受伤了,小心点。”孙成德脸上的那种标准的憨厚的微笑早已消失不见,今天晚上他就没怎么笑过。
  
      “放心!”王鸽夺门而出,直接把救护车开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上车的大夫是刘崖,沈慧那里可能有事儿,并没有跟着一起出车,护士出诊的人则是田雨晴。
  
      “知道那地儿么?真够远的。”刘崖关了车厢门,抱怨了一句。“这天儿也不给力。”
  
      “上面指派的任务,就算天涯海角下刀子也得去啊!”王鸽也叹了口气。
  
      “吴大夫和白护士情况怎么样?回来了吗?”他问道。
  
      “没太大的事儿,休息着呢。吴大夫脑门上开了个口子,现场处置得当,有点脑震荡,现在还头疼呢。白楠膝盖扭伤,估计得有个十天半个月不能走路,还要有恢复期。”田雨晴愁眉不展的说道。
  
      “接下来又有的忙了,医护人员伤了两个,车队司机伤了一个!”王鸽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医护人员抵达急救现场的首要任务是保证自己安全。
  
      一旦他们受伤,失去救人的能力,那么所有人的希望便会就此破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