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章 减员

第一百六十章 减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事儿……怎么说呢。”沈慧叹了口气,看来不说是不行了。
  
      “说到我能明白的程度,简单点就行了。”王鸽回答道。
  
      “那就简单点吧,他手上有我的裸照。”沈慧叹了口气,即便连最亲密的闺蜜高玉婷都不知道这件事,当着王鸽的面就这样说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王鸽点头,表示理解,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没什么表现,但心中大骇。
  
      沈慧这姑娘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是王鸽看得出来,在感情和**方面她还是比较保守的,一个陶米追了那么长时间还没确定关系,怎么就会被那个马天明给拿了裸照?
  
      最起码这能够证明,沈慧和马天明之前存在情侣恋爱关系,现在因为这件事,肯定是感情破裂了,而且两个人上过床!沈慧爱憎分明,一定不会继续跟马天明好下去了。
  
      就是不知道当陶米知道这件事之后,还会不会对这个护士如此执着。不过王鸽想着,陶米这人本身就阅女无数,本身他比谁都不干净,就更别要求沈慧怎么干净了。
  
      短短的几秒钟之内,王鸽的脑子里闪过了许多猜想,许多问题。
  
      他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其实你想的都没错。如果不是这么严重的事情,我也不会昧着良心去做伤害你的事情。我……迫不得已。那时候我刚从护校毕业,就遇见了他,涉世未深啊,一来二去就……”沈慧说道,看来以后自己在王鸽面前肯定是毫无尊严了。
  
      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王鸽就摆了摆手,打断了她。
  
      “这个事情,到我这里就停止了,刘崖,陶米,高玉婷,别的什么人,都没有必要知道这件事。你也不需要向我解释来龙去脉。那是你的个人**,以后都不再提起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沈慧心里十分感动,但仍旧低着头不肯抬起来。“问吧。”
  
      “你的那些东西都存在哪?”
  
      “他的电脑里,硬盘里,网络上,手机里,u盘里,几乎是所有地方。他告诉我事成之后他会把所有的资料载体都交给我处理。”沈慧唉声叹气的回答道。
  
      “这你都能信他?”王鸽不恨沈慧,毕竟她也是受害者。
  
      马天明才是罪魁祸首!这个人耍手段耍的很顺,以裸照威胁一个善良的女孩儿替他办坏事儿,背叛自己的朋友,居然企图逆天复活自己的父亲,简直是阴险毒辣,恶毒至极!
  
      “我没得选。”沈慧说道。
  
      “现在你的选择才是正确的。”王鸽虽然知道了一切,但是也毫无办法。敌在暗,他在明,自己又是个普通人,处于完全被动的局面。
  
      就算知道了这些东西那又能怎样?还不是被动的去防御?他曾经见过马天明一面,王鸽觉得以自己的体形肯定是打不过他的,能负担得起那种国外的冷冻技术系统,现阶段肯定是比较有钱的,自己连长得都没他帅,这简直是斗不过啊!
  
      更要命的是,这件事不能靠别人!
  
      陶米有财力,他不能知道,朱乐天混黑道的,有势力,他也不能知道。只要这件事牵扯到了死神和灵魂,有可能泄漏另一个世界存在的秘密,那就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
  
      王鸽已经因为当初自己的心软而惹了大祸,连兰欣都被卷了进去,陷入危机,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做第二次。
  
      除了王鸽自己,帮不上什么忙的沈慧,还有虚紫之外,他的阵营里没有其他任何人。但是王鸽转过头来一想,最起码他这里还有三个人,而马天明只有一个人。
  
      这样想想,心里似乎舒服多了。
  
      短时间内也想不出什么对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优先把兰欣保护起来。
  
      看到王鸽沉思不语,沈慧拉开了车门下车,但是没有着急关闭车门。
  
      “王鸽,你别担心。这件事情我已经想好了对策。”沈慧小声说道。
  
      沈慧的话将王鸽从自己的思维之中拉回现实。
  
      夜晚静悄悄的,小雨还是在下个不停,从屋顶滴下来的水落在怼在墙角的瓦片上,啪嗒啪嗒的响个没完。
  
      “你能有什么对策?”王鸽不解。
  
      “你别管了。”沈慧笑了笑,“谢谢你,说出来舒服多了。原本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才对啊。”
  
      她也不顾王鸽的阻拦,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一路小跑离开。
  
      虽然半夜之中的急诊部没有那么忙,但是沈慧已经在急诊部消失了十几分钟了,时间再长的话,要挨骂的。
  
      王鸽也下了车,用钥匙锁了车门,口袋里的手机却嗡嗡的震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面显示的是朱乐天的名字。
  
      对于这个人,王鸽也不太清楚该如何应对。说是个坏人吧,人家还在攻击车上助人为乐。说是个好人吧,再怎么讲也是个道上混的,天天威胁勒索收账,甚至王鸽还在他身上看到过毒和谐品。
  
      但是真正的接触起来,朱乐天似乎也坏不到哪里去,知恩图报,自觉得会给王鸽惹麻烦,好久都没有联系过了。
  
      王鸽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毕竟朱乐天在大半夜联系他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就这么思考的几秒钟,等到王鸽接起来的时候,对方却已经挂断了。王鸽心里一阵不安,再打过去的时候直接提示关机。
  
      他摇了摇头,直接回了车队办公室填写出车记录。
  
      十几分钟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救护车司机们等待出车的时候是很无聊的,大多数人都选择抽烟玩手机喝茶聊天打发时间,也有坐不住的主儿喜欢到处转悠,反正对讲机就挂在身上,只要不是走的太远,不到别的部门惹麻烦,挺到通知后马上回来就行了,不必完全在办公室之中待命。
  
      他拎着自己的水杯,又偷了点儿孙成德的茶叶,倒上热水,塑料材质的茶杯略微烫手,给深秋之中的他带来了一些温暖,但是由于长时间泡茶,原本透明的杯壁之中已经有了不少茶垢,变成了深褐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