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微小影响

第一百二十四章 微小影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铭申憋足了力气求死,十五公分的水果刀噗呲一声戳了进去,只剩下了一个刀柄留在体外。王鸽只在电视里面听过这种配音,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有声音的!
  
      几乎在一瞬间,高铭申就两眼一翻,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操蛋!兔子!兔子快进来,自杀了!”王鸽转过身大喊,来到高铭申跟前,刀子的确准确无误的扎在了心脏部位,再一抬头,警察蜂拥而入,还用枪口对准了高铭申。
  
      “老宋,地上那个交给你了!”刘崖喊了一句,马上从门口往里走,沈慧就跟在他的身后。
  
      宋平安应声,警察的工作已经结束了,现在轮到大夫了。
  
      一名警察掏出了手铐,准备把高铭申拷起来,却被刘崖一把推开。
  
      “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忙这个干什么!”刘崖没好气的说道。
  
      警察愣在一边,看着自己的领导不知所措。领导摇了摇头,示意听大夫的。
  
      刘崖掏出听诊器检查着高铭申的呼吸和心跳,眼神之中略过一阵惊奇,“小沈,量血压。”,他吩咐一句之后又看了一眼王鸽,接着翻开了高铭申的眼皮,用手电筒照射着瞳孔。
  
      “血压四十,六十毫米汞柱。”沈慧马上回答道。
  
      “居然没死!内出血和血气胸是免不了了。这个位置就算没伤到心脏也是心包填塞,致死率极高,先上车再说!”刘崖说完,就和王鸽一起把人抬上了担架。
  
      其他两个伤员有金晶和宋平安照顾,不需他们过多关注。多人受伤现场,急诊部门已经约定俗成,他们只需要顾好自己手里面这个就行,管得太多反而容易造成混乱,各司其职才是正确选择。而且,这么长时间死神都还没有出现在这里,至少王鸽知道那两个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相信很快就会抵达医院。
  
      受伤最严重的,反倒是今天的行凶者。
  
      心脏的外围有一层心包,正常心包腔内有少量淡黄色液体润滑着心脏表面,维持心脏正常跳动运转。一刀下去,就算心脏没有破裂,也会造成出血,血液会流入心脏和心包之中的空间。而由于心包的弹力有限,急性心包积血一百五十毫升即可限制血液回心和心脏跳动,引起急性循环衰竭,进而导致心跳骤停。
  
      也就是说,刀子虽然没有真正的伤到心脏,那也有可能同样造成心脏骤停引起死亡,这种情况恶化速度极快,也幸亏有医生在现场。
  
      一行人在警察的帮助下将高铭申抬上了救护车,一名警察死命要跟着车一起去医院,王鸽和刘崖也知道这是规矩,直接让他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的王鸽没有啰嗦,直接发动救护车就往学校外面开,可一起步车速就马上达到了四十公里每小时,这可是在学校狭窄的道路上啊!
  
      这么着急,自然是王鸽已经看到了宿舍楼下不远处的死神,他相信这个死神就是冲着高铭申来的,因为现在死神就追在他的救护车后面。
  
      还没有离开现场的两个伤员都已经那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死神来找他们,可高铭申刚刚受伤就已经被死神给盯上了,可见情况有多严重。
  
      “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心跳监护,开放两条大静脉通道,一毫克去甲肾上腺素静脉推射,五百毫升等渗平衡液快速静滴。”刘崖的医嘱下的快速而且果决。
  
      沈慧重复了一遍,把插管器递给了刘崖之后,先开始用药,然后再上检查设备。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急诊车队,编号0110,湘agz689,接到长郡中学病人,正在返回医院急诊部,请急诊部做好接诊准备。”王鸽头也没回,直接把通话器扯到了身后。
  
      “病人心胸外伤,锐器未取出,无法判断情况,外出血不明显,怀疑心包破损,请医院准备抽血验血配型,请准备手术室,通知值班的心胸外科大夫,到了之后马上开胸探查!”刘崖说道,他连核磁共振成像检查都省了,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王鸽已经进入主路,在出医院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也好在现在是接近凌晨一点,繁华的市中心车辆不是那么多。
  
      配合警笛和警灯,社会车辆也都愿意给他让出一条生命通道。车速已经达到了八十五公里每小时,他回头看了一眼死神,虽然死神还没有追上来,但是凭空飞行的速度却很快,似乎只要王鸽点一脚刹车降低车速,死神就会毫不犹豫的进入车厢里,收走高铭申的灵魂。
  
      王鸽心里想着,姓高的小子你他妈下辈子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到哪里去还什么养育之恩?
  
      捅了两个人,阎王老子指不定会不会把你变成血色芦苇之海的肥料呢!要是真是想要尽孝,这辈子蹲完监狱出来再说也来得及!你他妈的还想死?做梦!
  
      沈慧进行到设置心跳监护的时候,却慌了神,她检查了两次线路,确定自己没有连接错误,可显示屏上的数字仍旧是零,她看向了刘崖。
  
      “不用查设备了,心脏上还插着把刀呢,几分钟过去了血液填充了心包,还有心跳就怪了。”刘崖冷静的说道。
  
      坐在车里的年轻警察也紧张起来,他摘下了帽子,松了松领口的领带,满脸是汗,他从来没有坐过救护车,今天还是第一次,没想到车上居然是这么紧张的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