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灯红酒绿中的梦想 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灯红酒绿中的梦想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是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的疾病。由于肝细胞增至失控,分化障碍,凋亡受阻,大量不健康的类似于淋巴母细胞的未成熟白细胞会血液、骨髓、淋巴结、人体内脏被发现,而且会抑制造血功能,恶性细胞取代正常的骨髓成分的时候,就会发生骨髓衰竭。
  
      由于正常细胞数量减少,造血功能就会被抑制,病人的身体机能会快速下降,引起贫血、出血不止、内脏功能异常、内脏衰竭等等。
  
      淋巴细胞白血病的高发期,其实是七到八岁,成人发病在所有白血病的类型中只有百分之二十,并不算高。发病理由,也是多种多样。长期生活在重度污染地区、遭到核辐射、或者是遗传因素,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
  
      在医学上,弄不清楚病因的疾病,往往是难以治疗的,白血病也是如此。难以治疗并不代表治不好。
  
      在很多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通常会把白血病列为绝症之中的绝症,事实上白血病的危险程度还没有恶性脑部肿瘤大。
  
      人们害怕白血病,并不应该怕它的致死率,而是要怕治疗难度。
  
      通过现代医疗手段进行化学治疗、放射治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加以血制品注射和脊柱化疗,虽然治疗过程比较痛苦,但是能够保证病人的生活质量,五年内存活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在病情稳定后,尽早的进行造血干细胞的配型和移植术,甚至可以完全治愈白血病。通过终生服药加以控制,白血病并非是不可治愈的。
  
      可是刘崖和王鸽都高兴不起来。现在中国造血干细胞数据库并不完善,查找配型难度大,而且就算找到了,人家是否愿意捐献还是要打个问好的。
  
      也好在吕小乐并不是什么稀有血型,不然配起来可就麻烦的很了,最起码不是希望渺茫。
  
      让他们真正担心的,是治疗费用。
  
      按照吕小乐的说法,他本身是支教老师,没什么钱,家里也不是富裕家庭,前期化疗放疗的治疗费,再加上后期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的费用,加起来要五六十万的样子,这还是往少了算的。
  
      一个普通家庭,凑十万出来就算不错了,五六十万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虽然有国家的医疗保障,但是大病保险最高额度只有二十万,剩下的亏空,王鸽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家庭到底怎样才能凑齐这笔钱。
  
      “我去告诉他继续治疗吧。财务那边儿催着我让吕小乐交钱了。”刘崖站直了身子,“他应该挺得过来。”
  
      “我跟你一起去。”白亚梅可算是仁至义尽了,前期检查急救费用都是她先行垫付的,吕小乐身无分文,刚才在急诊室里还一直承诺说要还钱给她。
  
      王鸽也跟了上去,来到第一急诊室门口,靠在门边上。
  
      刘崖推了一把眼镜,拖了一张椅子到床边,把检查单据递给了病床上半坐着略显虚弱的吕小乐,轻声的跟他解释着后续的检查,以及可能被确诊的病症。
  
      吕小乐看了一眼检查结果诊断书,放了下来,双眼失神,呆呆的看着正前方,右侧鼻孔一阵泛红,血液顺着嘴唇流了下来,吧嗒吧嗒的滴落在诊断书上。
  
      “我们会马上为你准备检查……如果确诊,尽早治疗。如果排除……”刘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还没见过临床症状表现如此明显,但脊髓穿刺却证明误诊的病例。
  
      白楠赶紧拿着酒精和棉签过来,为吕小乐清理着鼻腔,用面前按压在他的鼻孔里,为他止血。
  
      “治好了以后,我还能教书吗?”吕小乐点头向白楠致谢,接过棉签自己进行按压,不想再麻烦护士。
  
      “当然可以,你要有信心。”刘崖强笑道。
  
      白亚梅躲在一边抹眼泪。“吕老师,没事儿,我刚才给领导留言,请了假,明天可以先照顾你,带你检查什么的。也可以帮你联系家里人和学校……”
  
      吕小乐也笑了笑,点点头,他没有拒绝。毕竟家里人和学校的人赶到这里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自己在这里只会麻烦医生护士,白亚梅虽然是萍水相逢,现在却感觉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样。
  
      但是吕小乐仍旧是不好意思麻烦她。“等我病好了,请你吃饭啊,别嫌弃。”
  
      “等你病好了,我请你吃饭!”白亚梅看到吕小乐仍旧能保持乐观,没有自暴自弃,看来自我调节能力还是不错的。
  
      她最怕吕小乐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意志消沉,一蹶不振。既然能去乡村里面支教,就代表这个小伙子心地善良,成熟大度,而且心怀梦想,心中充满了激情,而且不愿意轻易放弃。
  
      放弃不是吕小乐的性格。
  
      只是在这灯红酒绿的都市之中,吕小乐伟大又略显简单的梦想,不知是否能够实现。
  
      王鸽深叹了口气,转身准备前往分诊台,拿回自己的出车记录本,回到办公室去继续待命。
  
      毕竟,今晚的夜班才刚刚开始。
  
      刚出急诊部大门,他口袋里被调整成震动的手机就嗡嗡的响了起来。
  
      除了自己的父母,陶米,还有沈慧和车队里的同事,几个高中时期的酒肉朋友,几乎不会有人给他打电话,他的交际圈子很小。
  
      接近凌晨一点,父母早已休息。自己人在医院里,如果是沈慧或者是其他同事找他,直接过来找本人就是了,也用不着打电话。
  
      王鸽有些奇怪的掏出手机,屏幕上的那串电话号码的名字,是朱乐天。
  
      他接起了电话。
  
      “喂?”
  
      “是王鸽吧。你还记得我吗,公交车上咱俩一起把一个女孩儿送去医院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的确是朱乐天的声音,只是多了一点颤抖的意思。
  
      “我是,这个点儿了……”王鸽问道。
  
      “是兄弟的话,就帮我个忙。”朱乐天的语气,似乎不容拒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