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零四章 分享你刚编的故事

第一百零四章 分享你刚编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到王鸽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下午的这一觉他睡的并不是很好。
  
      本身刚上夜班三四天,生物钟还没调整过来,下午虽然容易入睡,但是整体睡眠质量还是比不上晚上正常休息。
  
      而且到了七八点钟,吃完了晚饭年纪比较大的大爷大妈们,也开始了他们的唯一运动爱好——广场舞。
  
      跳广场舞不可怕,可怕的是地点就在王鸽家楼下。
  
      王鸽所在侧卧的窗户正对着楼下的那一片空地。他只能伴随着“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渐渐醒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然后在“什么样的歌谣是最呀最摇摆”中再次迷糊过去。
  
      对于上夜班的人来说,这是一种最大的痛苦。但王鸽并不能说什么,或者去做什么,因为自己的母亲也是广场舞大军中的一员。
  
      或许王鸽以后会渐渐习惯这种声音,但绝对不是现在。
  
      晚上十点半,楼下的广场舞接近尾声,而王鸽则揉着红肿的双眼起床——他该上班了。
  
      由于今天是三叔出殡的日子,父母白天忙了一天,早已睡去,王鸽便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他们,刚到厨房准备给自己搞点什么东西吃,却发现锅里放了母亲留出来的晚餐。
  
      这是特意为他留的。
  
      王鸽心里一阵感动。为了保持长时间清醒,王鸽吃了饭之后洗了个冷水澡,这才匆忙出门,赶公交上班。
  
      可能是夜班三零一路公交车并不路过沈慧的家,这几天上夜班的时候,王鸽并没有遇到同样上夜班的沈慧。
  
      晚上上班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只要路上公交车不出什么时候,王鸽按照时间出门乘坐公交,那就绝对不会迟到,不存在为了打卡而狂奔的情况。
  
      十一点多的夜晚,是很少会堵车的。
  
      在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王鸽就抵达了车队办公室,打卡换衣服。
  
      孙成德一向来的很早,早已经在办公室里坐着,手里拿着笔,刷刷刷的写着什么。中班人员还没到下班时间,铁大致、徐林等人都在办公室里填写一天的出车记录。
  
      王鸽所熟悉的这些同事凑到了一起,实属难得,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脸色不太对劲啊,家里的事儿我都听说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谢光端着塑料茶杯坐到了王鸽旁边,小声说道。
  
      王鸽点了点头,“没事儿,看得开。”
  
      换完衣服的他与众人闲聊了一会儿,耳机里便又响起了来自于护士站的通知。
  
      “车队请注意,车站北路锦园小区十一栋有人婴儿在家中高烧昏迷,具体情况不明,请求出车!”
  
      王鸽蹭的站了起来,其他人则都是没有动身。
  
      有王鸽在车队,永远轮不上别人出车。
  
      中班同事将车钥匙扔给了他。“油量充足,跑车站北路没问题,今晚跑得多,明天再加油也行。”
  
      王鸽点头应声,拎着自己的水杯就往外跑。
  
      徐林望着王鸽的背影,摇头咋舌,“这哥们到底知不知道跑的多也没提成?”
  
      铁大致快走几步,对着徐林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操着东北普通话说道。“完蛋玩意儿!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整天摸鱼?”
  
      “这不是没事儿嘛,有事儿我肯定出车去!”徐林还有点不服,摸着自己的脑袋,只说铁大致心狠手黑。说要这句话,他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自己居然犯了乌鸦嘴的错了。
  
      还没来得及把刚才说的话给吐出去,他的耳机里就又响起了通知声音。
  
      徐林苦着脸,换了别的出车目的地,他还能舒服些。可是这次通知里的事发地点是个ktv,徐林也是老司机了,现在的时间是半夜,出事地点在ktv就意味着病人十有八九是个喝醉了酒的。
  
      徐林对于醉酒病人可算是有心里阴影了,在上白班的时候他就接了一个中午喝醉酒的病人,那个祖宗抡着的酒瓶子几乎砸在了他脑袋上,还差点被吐了一身。
  
      这回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就又都看向徐林了。谁让他刚才信誓旦旦的保证来着。眼瞅着快下班了,居然接了这么个活,徐林只能认栽,抄起钥匙甩着满身肥肉迈着笨重的步伐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王鸽已经在急诊部大门口接到了出诊的医生李文广和护士白楠。
  
      李文广上的也是中班,还有十分钟左右就下班了,这个时候来了出诊任务,上夜班的大夫们还没准备好,他也就只能跟车出诊了。
  
      在所有人上车之后,王鸽马上再次起步,按下接警按钮又马上抓起通话器进行汇报。
  
      “李大夫,这点儿了还出诊啊!”王鸽说道。
  
      李文广话不多,用手理顺着脑袋上所剩无几的头发。“日常加班呗。”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要不然三十多岁的李文广的脑袋上,也不会秃成这个样子。
  
      锦园小区位于湘沙市东北部,与医院距离比较远,有八公里左右,行驶路线需要穿过市中心。接近十二点的湘沙市市中心仍旧热闹非凡,但行人较多,车辆减少,总体交通情况比白天还是要上不少。因此王鸽在通过这一部分区域的时候还是比较快的。
  
      警灯与警笛交相辉映,在黑夜中尤其显眼。
  
      小区大门已经关闭,值班保安非常敬业的没有休息,王鸽顺利的进入了小区,并且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十一栋。
  
      对于这趟出车,他还是心存疑虑的。根据他所得到的信息来看,病人是个婴儿。
  
      一般婴儿患病,当父母的心急如焚,基本上会选择自己开车或者打车去医院,而且婴儿身体很小,方便携带转移,有个大人抱着送到医院就行,把救护车叫到家里的情况很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