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章 生活,永远是现实主义 下

第一百章 生活,永远是现实主义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凌晨零点三十分,前往湘沙市北部地区的车辆已经很少了,偶尔有两三辆车在马路上出现,但路边的行人还是很多的。在晚上,有很多私家车的速度都要比白天快上一些,这也让王鸽依旧打开了警笛和警灯,警示着周边突然窜出来的车辆。
  
      虽然马路上有路灯,但是视线的清晰度仍旧比不上白天,王鸽开着救护车近光大灯,才稍微放心下来。
  
      尽管如此,他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一趟出车千万不能出事。
  
      夜,隐藏着无尽的未知和危险,这辆救护车在红绿灯的地方减速右转,前方道路一辆车都没有,只有蓝色的警灯闪耀在街头,显得孤独而落寞。
  
      在这条路上,王鸽的车速是九十五公里每小时,他心急如焚。
  
      路线早已经无比熟悉,他只希望自己的三叔不要出什么大事儿。三叔的身体情况他是知道的。早些年因为长期的冠心病,进行了心血管介入手术,到现在一直没有太大的事儿。高血压也通过药物控制的差不多了。
  
      三叔王兴华平日里温文尔雅,从来不跟人起矛盾,在爷爷奶奶还活着的时候无比孝顺,谦和懂礼。可以说,王鸽活到现在的家庭教育,一部分是父母带给他的,另一部分是三叔带给他的。
  
      三叔就像是自己的第二个父亲一样。
  
      一路上王鸽都没有说话,只是拼了命尽可能的在市区内把车开到最快。坐在后方车厢里的沈慧和刘崖也都知道王鸽心里很乱,不敢说话,怕打扰他开车,也怕让他的负面情绪爆发。毕竟他们还要为这辆救护车的安全着想。
  
      两个人之间只有眼神交流,到了现场之后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从医院出发,到抵达目的地,虽然两个地方之间的距离只有五点五公里,但是王鸽只花了五分钟不到。
  
      小区大门外治安亭里的保安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王鸽只能疯狂的按汽车喇叭,保安醒了之后看到是救护车要进入小区,连忙把栏杆升了起来。王鸽根本不需要去问,就知道f栋在那个方位。
  
      进入小区右转之后,救护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小区楼下。王鸽马山跳下车,还没等刘崖开门就绕到了救护车的后面,从外面打开了车厢门,抓住推车后面的把手,一把就把推车拉下了救护车。
  
      推车的自动弹架咔嚓一声弹开,万向轮落在地面上。
  
      刘崖和沈慧也都不敢怠慢,赶紧下车。
  
      “一单元在最里面,跟我来。”王鸽拽着车子往前跑,可见心里到底有多着急。
  
      一行人从一单元楼梯口进入了电梯,由于是半夜,电梯根本没人用,来的很快。
  
      进入电梯后的王鸽深深叹了口气。这里的感觉和气味,他都熟记于心,根本没办法忘记。
  
      以前每年过年,他都会来三叔家吃饭。自从自己毕业参加工作以后,还没有专程来看一眼三叔,正觉得遗憾不已,只是在出车的时候匆忙见了一面。
  
      没想到正式来三叔家里,居然是因为这种事儿。
  
      懊恼,担心,后悔,害怕,所有的感情都积聚在王鸽的心里,让他满脸苦涩,愁眉不展。
  
      电梯很快来到八层,王鸽来到八零一房门前,熟悉的按着门铃。
  
      门铃还没响完,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是三叔王兴华的儿子,王磊。
  
      “哥?怎么是你?”王磊着急的情绪就写在脸上,看到王鸽之后有点分神和诧异,但是在看到王鸽身上穿着深绿色的制服,还有他身后的医生和护士的时候,马上明白过来。
  
      “是三叔出事儿了吗?”
  
      王磊点点头,急的满头大汗,身上还穿着居家短裤和短袖,看来出事儿并没有太长时间。“人在卧室里,我们都不敢动他,赶紧打了120,硝酸甘油在舌头下面压着呢。”
  
      王鸽三人赶紧奔向了卧室,把推车留在了客厅里。
  
      王磊跟在他们后面,继续说着情况。“睡着睡着觉,他突然就把我妈叫醒了,我妈起来一看,他脸色发白嘴唇发紫,满头大汗的,已经说不出话了。我妈也不懂,把我叫起来,我哪懂这个啊,只知道以前大夫说过如果出现这情况,就赶紧给他吃药。”
  
      三婶田秀芳坐在床上急得直哭。“老头子,你可千万别有事儿啊!你要是出点啥事我们娘俩怎么活啊!”
  
      看到王鸽进来了,田秀芳赶紧起身,“王鸽,你快让大夫救救你叔叔,花多少钱都行,怎么治都行……”
  
      王鸽心里也着急,但是着急是没有用的,他把田秀芳扶到卧室的旁边,让她别挡着医生检查治疗。
  
      “三婶,我们一定尽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王鸽说话也不敢把话说死了。
  
      王鸽又回到床边,紧紧握住了王兴华的手。
  
      那双粗糙的手冰凉凉的,手心里也全都是汗。这一握下去,王鸽就觉得情况不对,因为枕边还有王兴华的一滩呕吐物。
  
      “三叔,我是王鸽啊,我带着大夫过来了,你别怕,我们待会儿去医院,没事儿啊!”王鸽试图判断王兴华的意识情况。
  
      王兴华好像是听到了声音,只是张了张嘴,根本就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这代表他对声音有反映,但是语言功能障碍,也无法判断是否存在意识障碍。
  
      刘崖脸色很不好看,这可是王鸽的亲叔叔!他一点儿都不敢耽搁,病人现在的情况有点严重,很有可能是心肌梗塞造成的心绞痛,夜里多发,秋季多发,心肌梗塞是很要命的,尤其是对已经做过心血管介入手术的人来说。
  
      这意味着在后期进行治疗的过程中,心血管介入已经无效,必须进行开胸的搭桥手术。
  
      当然,后续进行治疗的必要条件是病人能挨得过高死亡率的急性心梗。
  
      “先做心电图,量血压。应该是急性心梗发作。”刘崖掏出听诊器,听着王兴华的心跳和呼吸,又觉得不对劲。虽然急性心梗引发的心绞痛会抑制呼吸,但是呼吸这么薄弱完全不对劲。
  
      而且床上还有呕吐物,一般心梗不会引起呕吐,虽然疼痛难忍,但是不会造成意识不清和语言功能障碍。
  
      “叔叔是不是还有高血压?”他一边问道,一边掏出手电筒,翻开了王兴华的眼皮,这一看可真是要了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