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十七章 转变

第六十七章 转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旁边的志愿者大多都是学生,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原本以为这老哥只是中暑,哪知道居然拉了一个脑出血的过来。
  他们只希望刚才自己的简单急救没给医生带来什么麻烦才好。
  王鸽帮着宋平安一起病人抬上了车,白楠也紧跟着上车,帮宋平安一起进行紧急治疗。
  “大哥,年纪大了就别玩这些要命的东西了,你别害怕,咱们马上去医院!”宋平安俯下身子说道,也不管病人能不能听见。
  事实上这个病人刚才还手脚乱动,现在却连手指都伸不直了。四肢活动不畅,语言不清,无自主意识,这都是脑出血病人的症状。
  王鸽知道,躺在车厢里的这个病人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急性脑出血诱因有很多,多发剧烈运动或者是情绪或许激动之后。出血量比较少,出血部位非大脑重要部位的话,还可以经过抢救慢慢恢复。出血量过多,则会引起脑部水肿,也就是脑疝,导致病人基本生命体征紊乱,例如血压忽高忽低,体温忽冷忽热,呼吸衰竭,心脏骤停等等。
  脑出血的致死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而脑疝的存活率不到一半。就算救活了,病人也会伴随一段时间或者是永久性的半身不遂,四肢活动不便,或者语言功能障碍。
  有的时候为了止血,还会进行开颅手术,甚至是切掉大脑的出血部分。
  大脑都切了,生活质量会变成怎样,后果可想而知。
  这个病,可大可小。
  “小楠,你留在这,待会儿也可能会有轻症病人。”看着白楠完成了初步工作,宋平安决定自己去医院。毕竟马拉松比赛才刚刚开始,后续会有什么样的事情还真说不准呢。
  这可是足足有一千多人的大型比赛啊。
  白楠还有迟疑,毕竟打针什么的还是护士的活儿,大夫们只进行治疗,下医嘱。打针这些活儿他们还真得有点手生。
  宋平安好像是看出了白楠的顾虑,“没事儿,我一个人能行。”
  白楠点头下车。
  “能联系的上家属吗?”王鸽转过头去问志愿者。
  志愿者想了一下,回答道。“在报名登记的时候,我们都要求报名者填写真实身份信息,要验证身份证的,每个人的参赛编号都对应着姓名,表格上也有紧急联系人,如果当初参赛者填写的紧急联系人信息是真实的话,那么就不难找。”
  “太好了,我们马上动身去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你们如果联系上了病人家属,就让他们马上赶到那里,说不定需要进行手术,要家属签字的,病人的情况还是比较危险的。”宋平安说道,“这些事儿就麻烦你们了。”
  志愿者们纷纷点头。
  王鸽跳进了驾驶室,发动车辆起步,抓起通话器就开始了汇报。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在橘子洲马拉松活动现场接到病人,正在前往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他回头看了一眼车厢里的宋平安。
  宋平安招了招手,王鸽马上会意,将通话器的线拉长,送到了他的跟前。
  “要求准备脑部ct,等级为最优先,怀疑病人脑出血!”
  王鸽刚听到对方回复,还没听清楚内容是什么,就赶紧挂掉了通话器。
  由于停车的时候车头是冲着外面的,王鸽压根不需要掉头,就在志愿者的引导下进入了急救专用通道。
  虽然是公益性质的马拉松比赛,市委市政府还是给予了高度重视,现场规划井然有序,在交警的指引下,王鸽离开了橘子洲风景区,上了高架,驶入橘子洲大桥。
  国庆节的橘子洲大桥是外地游客最多的地方,这座桥横跨湘江,连接了湘沙市的市中心与河西地区的岳麓山风景区,桥的距离又不是很长,徒步行走又能看到橘子洲和湘江全貌,是旅游的必经之路。
  环形高架的出口位于桥的中央,王鸽刚刚汇入大桥主路,便被堵在了桥上——由于国庆节小长假,桥上的车辆实在是太多了。
  好在桥上的监控设备齐全,普通车辆不允许在桥上的实线车道变道,也不敢驶入桥边的应急车道,王鸽直接按下警笛开关,警笛乌拉乌拉的鸣响,蓝色的警灯在车顶不断闪烁,情急之下直接驶入应急车道。
  应急车道虽然很窄,但前方一片坦途,没有社会车辆阻挡,王鸽不敢开快,但现在这种情况总比堵在车道里动不了要好很多。
  他观察者桥面两边的路人,由于天气较热,很多行人都打了太阳伞。
  伞的样子各式各样,但是太阳伞大多数都是折叠伞,偶尔也会蹦出几个人用长柄雨伞当太阳伞的,而且路上行人众多,王鸽还要看着路面驾驶救护车,根本无发判断到底有没有死神的存在。
  不过根据病人现在的情况来看,肯定有一把属于死神的雨伞,藏在人堆里,注视着这辆救护车。
  “多长时间到医院啊?”宋平安问道。
  王鸽看了一眼导航,虽然路途并不远,但是他不知道下了桥之后是否堵车,也不敢轻易的下判断。“我真没准儿……”
  “快一点吧。”宋平安也急了。脑出血之后,必须尽快进行脑部ct检查,判断出血地点和面积,才能决定采用保守治疗或者是外科手术治疗。
  虽然已经使用了甘露醇脱水降低颅压,也使用了降低血压的药物,但是病人仍旧需要必须快速的抵达医院,尽可能避免脑疝的发生。
  要知道,一旦发生脑疝,病人不死也要残了。
  “我尽量!”从紧急车道一路畅通无阻的驶出桥面之后,王鸽踩油门加档,车速已经抵达了五十五公里每小时,王鸽知道,这种速度远远足以甩掉后面的死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