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回到明朝做权臣 > 第609章:归宿

第609章:归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刚过了芒种,再过几天就是夏至了,天气越来越热,连夹衣都穿不住了。
  作为堂堂的一品夫人,李安宁始终没有改变原本的脾气性情,大帅府的后花园简直就是一块菜地,本应该种植奇花异草的花园里种满了豆角、丝瓜等菜蔬,还有几架葡萄和几棵枝繁叶茂的石榴树,甚至还养了一大群灰羽的笨鸭子。
  有事没事就摆弄这个巨大的菜园子,已成为李安宁的生活习惯了。
  在她给张启阳做丫鬟的岁月里,却没有吃过什么苦头。
  当她成为张夫人之后,同样没有享受过锦衣玉食的奢靡生活,她这一辈子几乎全都在波澜不惊之中安然度过。
  天真烂漫的性情保留至今,似乎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愁苦,而且无论外面的世界正在经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她都没有参与其中,始终维持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
  在人们的心中,李安宁似乎整日里都很快乐,每次见到她都是笑呵呵的。
  只是今日似乎有了些不同,李安宁哭了,哭的很伤心。
  张少平正在旁边温言相劝:“母亲不必悲伤,父亲只是要出门一趟而已。”
  李安宁这个人素来性情随和,无论对什么人都很和善,只是对自己的这个亲生儿子有些过于苛则,从来就是不假辞色:“你知道个甚?你爹这次出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句话简直就有石破天惊之效,登时就把张启阳的这一双儿女惊的目瞪口呆,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正襟危坐的张启阳。
  张启阳什么都没有说,这是一个默认的态度。
  张启阳的年纪已经很老了,从去年开始身体状况就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乱七八糟的小灾小病持续不断。
  这种情况下还要出远门,本就很难让家里人放心,至于说这再也不回来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金丝雀似乎早就知道这个消息,在很多事情上,金丝雀比李安宁知道的更多。
  “大姨,这是怎么回事?父亲他……”
  “平儿,燕儿,你们不必惊慌,这事你爹早就对我说过。”金丝雀用一种听起来万分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也是赞同的。”
  这个家,金丝雀至少有做一半的主,她甚至比李安宁这个正室夫人更有发言权。
  “可是去大食就去大食吧,这再也不回来是怎么个说法?”张少平的性情像极了李安宁,嘟嘟囔囔的说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始终保持正襟危坐姿势的张启阳终于开口了:“这是为了对历史负责。”
  为历史负责?
  除了金丝雀之外,这一家人谁也听不懂这句话。
  “我已经老成了这个样子,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还能活几时?”说起自己的生死之事,张启阳的态度十分淡然,就好像是在说起今天的天气一样,语气平静而又轻松:“西方占领区幅员辽阔,很难说以后不会出现反复的状况,我又何必老死床榻?就算是死,也要死到那里去。只有死在那里,才能给后人留下一个念想,就算是有朝一日西方的国土得而复失,故国之人依旧记得,依旧会把那里视为故土,这就有机会重新夺回来。”
  这是张启阳唯一可以做到事情,也是他一定要做的事,英雄,从来都不会老死床榻。
  这是一个深谋远虑的安排,是为了警示后人不忘今日的功绩,同时也是为了让后人不忘那一方土地。
  在子女后辈面前谈起自己的生死之事,对于张启阳而言从来就不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人生在世,有谁不死?
  生死看淡的豁达,这才是英雄当有的胸襟和气魄。
  没有谁人可以长生不死,这个道理李安宁不是不明白,但她却希望张启阳可以安安稳稳的死在家里,死在儿女的环绕之中,但张启阳却不这么看。
  “何处黄土不埋人?死在哪里不一样?”张启阳哈哈大笑着说道:“英雄战死沙场,庸者老死床榻,我这一生已是无憾,死则死尔,没有什么值得悲伤。”
  “那大食在万里之外,已纳入大明版图,就算是真的需要有什么人死在那里,也应该是姓朱的。老爷您看看那永王和安宁公主公主,已到商洲游山玩水去了,老爷又何必为他们家的江山操心至此?”
  张启阳无奈的一声长叹,抬起头望着东方,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深邃如海,似乎已经穿过山河阻隔,看到了遥远的商洲大陆:“你错了,永王和公主可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他们的使命和我一样,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而是一定会死在那里,一定会。”
  此时此刻的张启阳,终于对安宁公主心有戚戚了,甚至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感慨。
  只有张启阳才能真正明白,永王和安宁公主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去往商洲大陆的真实目的,他们绝对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他们就是去送死的,最真实的目的就是把自己的尸体和坟墓永远的留在那个遥远的世界。
  他们从来就没有打算回来,从一开始就没有那样的打算。
  小半个北商洲大陆是通过征服战争得到的域外领土,现在正和西方的红毛鬼展开激烈争夺。
  因为远离故国信息不畅支援不及,最终的结果是个什么样谁也不敢保证,为了给激励后人,永王和安宁公主必须永远的留在那里。
  一个前任的皇帝,还有一个实际掌权几十年的公主死在商洲,把坟墓留在商洲,那就意味着那是大明朝法理意义上的领土。
  就算是周国柱的征服战争最终失败,也可以卷土重来。
  如果朝廷放弃了商洲大陆,那就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合法统治地位。
  让上一任皇帝和公主的寝陵之地落入外人手中,那是一定要收复的,否则朝廷就失去了合法性。
  就算是因为战败而暂时无力收复,也要时时刻刻的想着那里,想着万里之外的商洲。
  这就好像当年的复隆皇帝一定要收复北京,若是他有了偏安一隅的念想,立刻就会失去合法的最高统治地位。
  这一层意思,只有张启阳真正明白。
  作为同一个时代的人,永王和安宁公主必然会把自己的尸体和坟墓留在极东的商洲大陆,而张启阳则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只不过是把自己永远的留在极西之地而已。
  一东一西,遥相呼应,确立了后世的基本疆域界限,逼迫后世的统治者不敢做出不思进取的举动,只能继续扩张而不敢稍有松懈,至少要维持着现在的疆域,才算是具有了最基本的合法统治地位。
  这是给后世人立下一个森严如铁的规矩,一个牢不可破的规矩!
  毕竟人死如同灯烛灭,这一代人所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张启阳离开小吴庄去往极西的大食之地,这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甚至连尸体都回不来,这就是生离死别了。
  “我的身后事已经安排妥当,不必有任何忧虑。”此时此刻的张启阳,目光极是温柔,脸上浮现出发自真心的微笑:“你我夫妻这么多年,你从来都没有受过苦,天真了一辈子,也单纯了一辈子。其实这个世界早就变了,既然你愿意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当中,那就这样吧,永远都不会有人打搅你。”
  “至于说平儿,”张启阳看着自己的爱子,笑呵呵的说道:“从小到大,我对你是管束就算不上严厉。说你是胸无大志也好,说你是安于现状也罢,对于你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